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 帝国新生(下)全书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当林睿再见到紫川秀时会晤的气氛并不如何弓拔弩张反倒十分平和。小说*无广告的~顶点*小说~网收藏~顶*点*书城紫川秀亲自出侯见室迎接与林睿握手:“欢迎欢迎宗家光临帝都未及远迎恕我无礼了。”

    “哪里是我来得鲁莽打扰了陛下。”

    林睿打量着眼前的紫川家总长。和两年前旦雅的统领大不一样了紫川秀的气质更深沉目光更加深邃了。虽然还是一身平常的军便服但那头醒目的白深深地提醒了林睿这位有史以来最年青的白手篡位者为达到今日的地位付出了怎样沉重的代价。

    寒暄里林睿先恭贺紫川秀就任家族脑说有秀川陛下这样的亲善人士就任家族脑这是两国民众的大喜事。

    紫川秀淡淡笑着不置可否。

    “当年在旦雅亲眼目睹陛下的风采在下当时就斗胆预言了陛下将是能掌控天下的非凡人物!不过那时怎么也想不到陛下英武绝世崛起神仅仅两年时间就成就了霸业。这样的功业怕是前绝古人后无来者啊!”

    紫川秀淡淡一笑:“宗家过誉了。当年我任黑旗军统领时宗家您给我的帮助很大这些我是记得的。”

    “你记得就好!”林睿心说却是洒脱地摆摆手:“些须小事何劳陛下牵桂呢?能对陛下霸业有所增益实在是我河丘林氏上下的莫大荣幸。”

    “林家对我的帮助那是私利我不敢忘恩;但是林氏对我国的伤害那是公仇。紫川秀不才既然受先总长禅让而登基身负家族和国民所托却也不敢因私废公要为国家讨回这个公道来。”

    知道正题来了。林睿脸色沉痛沉声说:“前段时间里时局混乱生了不少事。若说我国无意中对贵国造成了些损害两国有些误会那也是有可能的。不知陛下所指何事呢?或许其中有些误会容我向陛下解释一二。”

    “去年二月贵**队为何入侵我国西南?”

    “这个。实在是误会。去年一月贵国生叛乱贵国国君参星殿下。还有罗明海大人、斯特林大人等重臣相继遇害叛党帝林把持国家。因为贵我两国是一贯友好地国家为帮助贵国平息叛乱。我**队开入贵国西南是为了帮助贵国消灭叛党匡复贵国的秩序。

    只可惜叛军强悍。我**力孱弱虽然竭力以战但最终还是落败。好在陛下英姿神武远东天兵横扫东南最终战胜了叛逆。我国虽然落败但也帮忙消耗了叛军一些兵力也算是侧面帮助陛下了吧。”“林家为何收容我们通辑的战犯马维?为何派遣此人屠杀我边境军民。流我无辜之血?”

    林睿起身深深鞠躬:“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对不起贵国了。当年马维化名来投我们也不清楚他的身份。让他混入我河丘军中。偏偏这厮又有些本事更擅花言巧语不知怎的让他竟骗到了高位——回去我一定重重惩处保卫厅地饭桶们…当然林家政府督导不严识人不明这是我们的过错我们绝不推卸责任。该给贵国的赔偿我们一定赔。”

    “贵国袭杀我国的监察总长帝林那又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也是马维的擅作主张与林氏长老会绝无关系。据说马维与帝林有私仇闻知帝林战败遁往西南他擅调部下兵马袭击——不过帝林是贵国的叛贼吧?此事说起来该算我们帮贵国忙吧?”

    “谁说帝林是叛贼?”

    “这个前段时间我看到贵国的公告上……

    紫川秀不动声色:“宗家你看错了。我是家族总长我认为帝林不是叛贼。您有意见吗?”林睿无奈苦笑。紫川家的叛贼当然由紫川家总长说了算。当年紫川参星能一手把紫川秀打成逆贼转眼又把他塑造成了民族英雄现在轮到紫川秀来当总长了他当然也有权给帝林盖棺定论。

    “忠诚地家族战士、捍卫人类文明的英雄、卓越的?事指挥员、功勋卓著地名将、忠于职守的监察总长帝林大人在巡查西南边境时遭遇林家匪帮的无耻偷袭不幸于七八七年二月日英勇牺牲壮烈千古家族追封谧号武安……这就是我国官方对帝林地正式评价准备向外公布的您有何看法?”

    林睿摇头苦笑:“陛下紫川的事自然是您说了算我不敢有异议。”

    “宗家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巧合第三次那就是恶意事件了。林氏家族屡屡侵犯我国占我疆土杀我子民谋害我国功勋大将这一系列事件证明贵国对我国抱有很深的敌意和恶意。贵国地存在是对我国的巨大威胁。”

    林睿面上的笑僵硬了他收敛了笑容坐正了身子。在这刻光明皇朝后裔的应有的尊严和傲气重又回到了他身上。他直视紫川秀说得很慢仿佛每个字都有千钧之重:“陛下我可否把这句话理解成为宣战?”

    紫川秀似笑非笑:“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本书转载bsp;“陛下林氏家族虽然是弱国但我们皇室传自光明帝国也有我们的尊严和坚持。虽然在上次战争中我国表现不佳但陛下请莫就此轻视了我国。上次的战争充其量不过是大规模地边境遭遇战而已并非我国实力地真正体现。

    若贵国真的有意要灭亡我们我**民会以实际行动告诉陛下一个已无退路地民族将会做到怎样残酷和坚决的抵抗。

    而且陛下也莫要忘记了我国受到明王殿下的利剑庇佑。陛下刚刚登位。未来还有数十年地美好光阴可享受我奉劝陛下最好不要以身试险。百万雄师未必能挡绝世一剑当年流风旧事。或许可为陛下前鉴。”

    “哦?去年帝林阁下与贵国交战时为何不见明王殿下出手?”

    “明王殿下乃闲云逸鹤的世外高人他老人家当然不会为一般人间征战的俗事出动。但若是事关光明皇室存亡的危机那又另当别论。毕竟他老人家当年承诺过守护林氏皇室的。”

    “若是对战双方都是光明后裔呢?宗家您就这么有把握明王殿下就一定站在河丘那边?”

    第一次紫川秀在林睿那张永远镇定自若地脸上看到了惊惶。他失声道:“陛下。您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宗家您早该清楚才是。在魔族那边他们都叫我光明皇。有人叫我血眼皇。”

    林睿陷入了沉默。良久他才慢慢出声说:“陛下请说出您的各件来吧。只要不灭亡我国。保证我国皇室传承大家可以商量着办。”

    “第一条谋杀帝林的所有凶手必须得到严惩。战犯马维。必须引渡给我国。”

    这是大家都预计到的条款所以林睿答应得非常爽快:“遵照您的旨意。马维和他部下都将被处死。您放心马维和他的同党已经全部被我们林家政府控制了共总五千两百二十八人只要您一声令下他们全部人头落地。”

    “第二条作为上次战争中贵国政府屠杀我无辜军民、谋害我国监察总长的惩罚。贵国需一次性向我国赔偿黄金三百吨。还有。今后贵国每年一月一日都需向我国支付五十顿黄金…或者同等价值货币也行。作为抚养我国受害人家属地抚恤金。支付期限暂定一百年吧。到那时估计受害人亲属也该寿终正寝了我国是讲道义和信用的大国不会让贵国永远背负这个包袱的。”

    林睿脸色煞白。他举起手:“陛下我有异议:上次战争中贵国屠杀我国地军民恐怕也不比马维干得少吧?既然陛下自称道义大国那贵国的赔偿何在?”

    紫川秀翻翻白眼:“那是帝林叛军干的事你去找帝林问去吧。”林睿差点没被气得昏厥过去:“陛下您刚刚不是说帝林依旧是贵国地监察总长吗?如何他又成了叛军?您怎能这样出尔反尔?”

    “唉宗家您怎么就这么……这个我都不好意思说您了作为一国领袖领悟刀太低是没法见人的啊!我们国家是负责任的道义大国自然不会对友邦反悔。不过这么简单的事您怎么还不理解呢?去年一月到今年一月间帝林和他地部下谋反在此期间他们是叛军家族政府自然不必为他们的行动负责——这个您能理解吧?”

    林睿默默点头。

    “在今年的一月四日帝林在巴特利战败于我军此事宗家您想必也有所闻。战败后帝林幡然仟悔下令全军投降王师。我国先任总长紫川宁殿下宽容大量下令特赦叛军全体于是从今年一月五日起帝林重又恢复了我国监察总长的身份他视察西南边境时却不幸在二月间被贵**队谋害——这样宗家您明白了吧?”

    林睿无言以对。紫川秀胡搅蛮缠但他的说法在逻辑上是能自圆其说的“”当然并非说林睿没办法驳倒这个说法只是现在又有谁能跟这个掌握着恐怖实力的帝国皇帝争瓣呢?对方只是需要个借口罢了。

    他艰难地说:“陛下贵国索要地赔偿数额太过巨大我国无力支付。看在往日地情面上请您高抬贵手。”

    “宗家您放心我国既然提出了这个方案自然会为贵国的处境考虑地。料到贵国有可能会出现财政困窘我们也为贵国想好了解决方案。”

    “请教陛下?”

    “我们做过估算贵国拥兵五十万一年的军费恐怕不下三百亿银币吧?只要贵国把军队都裁掉了只留下维持秩序的警察省下的军费支付每年的赔偿金会绰绰有余了。河丘林氏解决武装。这就是我国地第三个条件。”

    “解决武装?!陛下您也未免欺人太甚了!”

    紫川秀反问道:“为何不可以?河丘坚持拥有强大军队目的何在?难道还想威胁我国吗?”

    “我国微弱的兵力怎能对贵国构成威胁呢?我国拥有军队完全是为了自保没有了军队我们如何防范来自流风家和海上倭寇的侵扰?”

    “宗家您可以完全放心!为了解除贵国的后顾之忧。应贵国政府地邀请我国会派遣军队入驻贵国要害地区护卫贵国的城市和边境。我国的派驻军队完全有能力保持河丘全境的和平安宁请宗家相信我**队的战斗力他们会以实际行动证明给您看的!”

    看着林睿铁青的脸色紫川秀悠悠地加了一句:“当然流风霜殿下也非常赞同我国的处置。她认为大6和平应有秩序。强国对弱国负有保护义务这是天经地义地道理。有了风霜殿下的保证贵国绝不会向以往那般受到流风家的侵扰了。

    于是林睿铁青地脸色又变得白。以往林家能在大6政治格局中鼎足而三。完全得益于流风与紫川家的敌对两强对峙较弱的林家可以在其中左右逢源。随机应变。但如今流风不但分裂势弱其强力派系流风霜还有和紫川家联合地趋势这对林家来说。无异于毁灭性的打击。

    林睿沉默着脸色变幻。良久他艰难地出声问:“陛下这几个条件难道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

    紫川秀直视着林睿很坦然地说:“没有余地不打折扣。宗家。贵国的选择并不多。要么接受要么毁灭。其实。若按我地本意我更希望贵国拒绝这些条件的。”

    “陛下河丘林氏自问并无亏待于您我们甚至对您还曾有过帮助为何您对我国如此苛刻?您的这些条件是要置我们于万劫不复啊!”

    “宗家这要问您们河丘自己了。有些事虽然你们自以为做得很隐蔽但未必就能瞒过所有人。林氏太过富有这么巨大的财富放在一群善弄诡计和阴谋的人手里对我们的威胁太大我和风霜殿下都不能放心。依照林家的所作所为我能给你们选择已是顾及了往日情谊给予了最大宽容。若要我们安心地话林氏要么去掉你们地钱要么抱着你们的钱一起消失。”

    林睿苦笑着摇头:“早知今日当年我们就该……”他顿住了话头只是望着紫川秀地眼中满是后悔。

    “是啊当年的境地里宗家除掉我当真是轻而易举。只是你们为何手下留情了呢?我至今也想不明白。”

    “陛下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光明皇朝的血脉也不能单单依靠河丘传承。我们希望有您这样隐秘的支脉在外即使河丘突遇大祸覆灭林氏的血统还能照样流传下去不致断绝。但谁能料到呢?流失在外的支脉竟突然茁壮反倒窒息了本家的生机真是天意难测啊。”

    知道事到如今已是无法抗拒林睿反倒放开了恢复了平日的风采和气度平静地感叹道。

    紫川秀诚恳地说:“宗家公事归公事但私人感情来说我对您并无恶感反倒很感激。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可以不理。不过今后林家最好安分守己不再多事也莫要让我为难了。林睿笑笑深深鞠躬:“既然陛下登基天下即将一统三百年后还是光明皇林氏坐上了这个位置我们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又何必多事呢?经历了那么多事我越来越相信了有些事确实是天意假陛下手而行。请陛下放心就是了河丘林氏绝不敢忤逆天命。您的条件我国将全盘接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