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雷霆万钧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石机又开始发威。四百多架投石车轮番上阵,一个多小时后,城头被砸得支离破碎,城墙已出现了塌方的缺口。

    等候已久的布兰将军满意的一挥手:“无畏的儿郎们,上吧!”立即,军鼓轰隆,在空地上集结待命三万重甲步兵齐齐发一声吼:“呼卓拉!”

    “轰隆轰隆”的脚步巨响声中,大地在剧烈的震动着,三万半兽人排成了整齐的方阵,犹如一座会移动的巍峨铁山,向着城池轰隆扑去。

    被这声威所慑,宪兵们吓得脸都白了,军官拼命的喊道:“放箭!放箭!”

    但这次上来的是远东jīng锐重步卒,身上的甲盔厚得足有一指,头盔将面目遮盖得密密实实,任凭飞箭shè得叮当乱响,半兽人兵浑然无觉,只顾一个劲的向前冲。三万半兽人兵齐步并进,气势犹如山崩海啸,很快便扑到了城池缺口边。

    守军也深知这是关键地段,匆匆组织了五千多名jīng壮宪兵排成队列,在城墙的缺口后严阵以待。只听得“轰隆轰隆”的巨大脚步声越来越是响亮,士兵们紧绷着脸,脸sè发青,手中的武器也在微微发颤。

    随着“哐啷哐啷”的有节奏晃动声,半兽人兵步兵缓慢、沉重的爬过了碎石和废墟堆成的小山,身影一个接一个的在城墙的缺口处出现,由零散渐渐汇成了一片黑sè的海洋。宪兵们清楚的看到,半兽人兵正在步步逼近,他们拥有着粗壮的臂膀和魁梧的身躯,手中的巨斧散发着金属的冷光,黑sè的头盔面罩遮住了他们的面目,只露出了一双杀气腾腾的眼睛。

    两军隔着几十步对峙着,士兵们喘着粗气,眼睛通红,杀气腾腾。

    一秒钟后,两边的指挥官同时喊了出声:“杀!”

    “呼卓拉!”

    半兽人兵挥舞着巨棒和斧头,以雷霆万钧之势猛冲而前,宪兵们赤红着眼睛高举着盾牌和长枪迎战上前。两股同样是黑sè的浪头碰撞,发出巨大的声响,冲在最前排的士兵瞬间被那一片黑sè的武器和铠甲的浪cháo吞噬了,但后续的兵马继续冲上,刀剑如林,铠甲碰撞,轰声如雷。因为缺口地方太过窄小,两军相隔又近,除了最前排的人,后派士兵的兵器都来不及展开,猛然撞到了一起。在缺口处短短的几十米内,两军上千人冲杀,人体、长枪、刀剑、铠甲统统挤在了一起,士兵们紧挨着贴在一起,双方不要说厮杀了,连转身都转不过来,但即使这样,后续部队依然在源源不断的向前冲,给这个密集的漩涡继续增加密度。

    半兽人身体粗壮,又有着厚实的重铠甲护身,这样程度的拥挤他们还勉强顶得住,但铠甲单薄的人类宪兵就倒霉了。在这么近身的拥挤里,任凭你武功绝世也无法施展,宪兵们被挤得连脚都站不着地,肋骨被折断,腿被踩断,脖子被挤断,身体单薄的士兵被挤得大口吐血,人群里不时传出濒死的呜咽声:“救命……”

    缺口处的交战只持续了十几分钟,堵在那里的上千名宪兵全数战死。他们连投降或者撤退都没办法做到,硬生生的被铁甲兵们挤死了。

    两股兵马对撞,稍一停滞之后,最后还是半兽人的巨力占了上风,黑sè的重甲群犹如万吨的巨石从高山上滚落,沉重、势不可挡的向前推进,一路上只听得劈里啪拉刀剑折断的清脆响声和哀嚎惨叫声接连不断,黑sè的铁甲洪流冲入宪兵们的队列里,响起了一片恐怖的哀嚎。宪兵们拼力抵抗,挥舞着刀枪剑戟戮力上前,但他们的一切努力不过是在半兽人的铠甲上留下一道道白sè的痕迹,坚固得恐怖的重甲兵无视一切攻击,犹如野猪般只顾一个的向前拱,偏偏又是力大无穷,使起兵器来恐怖得要命,狼牙棒一击之下便连人带盾牌都砸成了肉泥,那巨斧横扫而过便将三两人拦腰斩断,在他们前路的一切障碍——人体、肢体、铠甲、兵器——都被碾得支离破碎,一秒前还是活生生的士兵队列,顷刻间便变成了血肉模糊的汪洋,变成了惨叫和哀嚎的死地,那副情景,惨不堪言。

    宪兵们对帝林十分忠诚,战意也不低,但面对成千上万的铁甲兵蜂拥而上,看着前面的战友拼命厮杀也无法伤得对方,而那些铁甲巨汉随意将己方砸得血肉模糊,用战斧砍得支离破碎,无力感控制了他们身心,斗志一落千丈,任凭军官在身后吼得暴躁连天,他们却依然抑制不住地步步后退,后退得越来越快,半兽人呼喝着大步追赶,战斗从城墙缺口向城市的街区推移。

    在城外远东军的大营里,眼看已经突破城池防线,观战的高级将官们都松了口气。

    大家都深知攻城战最忌反覆拉锯,不但伤亡惨重而且对士气的伤害也是巨大。眼见远东铁甲如此犀利,一击便破城,总督们纷纷出来向紫川秀恭贺:

    “远东天兵,雷霆一击,叛贼已成齑粉矣!”

    “如此强军,天下谁人能挡?可笑叛军不自量力,螳臂当车,自寻死路。”

    “大人练得好兵,气势如虹,势如狂飙!远东兵jīng,甲于天下!”

    总督们如此大力吹捧,不单是拍紫川秀马屁,也是在宣泄内心的欣喜:自己果然没选错边啊!前些rì子,眼看监察厅一路接一路的击破讨逆军的兵马,总督们都提心吊胆的,直到现在亲见远东兵马的强劲,他们才算松了口气:监察厅叛军虽然很强,但远东的嫡系兵更强!那个连连击破讨逆军的沙布罗,不一样被远东军打得一击即破?

    远东统领坐拥三十万铁步,看样子,平定这场叛乱用不着多久了。现在就是难得的机会,总长和远东统领都在,只要自己能好好表现一番,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可期了。

    怀着这样的念头,总督们都跃跃yù试的跳了出来:“统领大人,下官愿率本部兵马跟随接应,为布兰将军压阵助战!”

    眼见他们如此请缨,紫川秀也不好压制了部下们的热情,正要随意吩咐一两名总督入城助战,身边的林冰却是轻碰了他一下,抢先说:“大人,我记得是普欣阁下先请战的吧?不如就让他去,如何?”说完,林冰向他使了个眼sè。

    紫川秀立即醒悟,肃然道:“正该如此。”他转向普欣:“普欣阁下,我命令你立即统率本部兵马随先锋部队入城,肃清残敌,擒拿敌酋,明白了吗?”

    “明白了,大人,一定完成任务!”

    普欣干脆俐落的敬礼,转身从帐篷中离开。总督们羡慕的望着他的背影,眼红得恨不得化身取代。敌城已破,叛军主力有铁甲兵应付,进城后,普欣只需抓抓俘虏清理残兵就行,轻轻松松就混个破城的首功。这倒也罢了,更让总督们嫉妒的是远东统领对普欣的这份眷宠:打硬仗时不用上场,有好处立即派他去抢功劳,明摆着是送功劳扶持他上位的——普欣这家伙还真是好命啊!

    在在场人各怀心思的等候中,天sè从早上到了下午,又从下午到了黄昏,交战声的喧嚣仍然接连不断的从城中传来,城中燃起了大火,传来了呼天抢地的叫喊和厮杀声。

    总督们打着呵欠,偷眼瞧着紫川秀和紫川宁。站了一天,他们的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问题是这两尊大佛不去吃饭,他们谁敢先开溜?

    其实紫川宁也早饿了,侍卫上来问了她几次:“殿下可要用膳了?”但看着紫川秀在那边专心致志的望着城池。看着他那么关注,想到远东的子弟兵正在为自己拼命,紫川宁也不好在这个时候离开,挥手让侍卫退了下去。

    一直熬到了晚上十点多,红亮的火焰冲天而起,城中突然传来了热烈的欢呼声,轰然传响,呼声狂野而洪亮,在座的都是老行伍,都知道,这城池已是拿下了。

    紫川秀如释重负,从口袋里摸出怀表:“沙布罗统率的只是一路新部队而已,居然能抵挡了我们整整一天,还真有点本事啊!还好,儿郎们还算争气,没让我丢脸就是了。”

    省衣缩食组建起来的铁甲步兵首次在战场上显示了威力,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紫川秀的语气里带有掩饰不住的欣喜和骄傲,这个谁听不出来了?

    总督们又是一阵热烈的吹捧和马屁,白川笑道:“恭贺大人首战告捷。大人,这四个宪兵师虽然是新部队,但兵可都是老兵啊!他们都是各省的宪兵和军法处组建起来的部队,监察厅真正的死忠部队不多,打掉了他们,无疑是去掉了帝林的一只手。”

    林冰也笑着说:“这一仗之后,远东声威大振。各地总督也该看清天下大势了吧!别的不说,西北的那位神速兔子也该动身了吧!”

    “我估计还难。要打硬仗的时候,神速兔子就会变成神龟无敌了。等他爬到dì dū,只怕紫川家都十代总长了!”

    李清在旁边干咳两声,大伙儿才意识到,在场的还有众位总督,这样公然非议一位家族实权统领,若传到明辉那边,只怕还会引起一场纠纷。

    大家相视一笑,这时,帐外有人高声禀报:“报告!布兰将军求见!”

    魁梧的半兽人将领大步踏入时,中军帐内的气氛十分热烈。总督们自觉的排成两列,按着百战英雄凯旋的曲调,大家有节奏的鼓掌和跺脚,黑亮的牛皮军靴踏的发出了沉重而清脆的声响:“啪~啪~啪~啪~”

    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到了魁梧的半兽人将军身上。比起当年略显青涩的气质,这位青年将领久经战事,仿佛璞玉经雕琢,气质rì见沉稳成熟。在众位高官和将军的注目下,布兰没显出丝毫局促不安。带着获胜归来的高昂气势,他朗朗大方、目不斜视的从夹道中大步走过,直到紫川秀身前。

    他站定行礼,洪钟般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营帐中:“光明王殿下,远东第二军向您致意!遵照您的旨意,我军已收复沙岗,全歼敌人两万三千人,俘虏敌寇二万一千人。敌酋沙布罗已被我军生擒,叛军所谓刚毅、勇斗、决死、长刀四个师团已全部被我军全歼!”

    全场肃然。一个白天时间里,监察厅的四个嫡系师团已经灰飞烟灭,尽管大家都是在场亲眼观看的,但听布兰这么清晰的说来,人们反倒不敢相信了:这才是短短的一天而已啊!

    紫川秀神sè淡定:“辛苦了。”

    他平静的说:“第二军士兵们的英勇表现,殿下和我都是亲眼目睹了。拥有这样勇敢无畏的士兵,我身为远东统帅,感到无比自豪。请转告第二军的士兵们,今天,殿下和我看到了最优秀的勇士,并为他们而骄傲!希望他们能保持这种勇敢jīng神,继续前进,击败前路上的所有敌人!”

    布兰一愣,随即脸上浮起了红晕。他用力一个敬礼:“能得殿下褒奖,远东第二军深感无上光荣!我部将是殿下手中的利剑,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不惧任何强敌!”

    普欣进来得比布兰晚一些,进来时候,他不但带来了正在清剿残匪的消息,几个士兵还扛着一个浑身血污的重伤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