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九章 谁说只有油瓶是闷的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明月高挂,夜风已冷。

    银发大汉就这么孤单地坐在崖边,面对着远方的层峦叠嶂。

    我没有说话,还没想好要说什么。

    他也没有说话,不知是不想说,还是没有话说。

    大约过去了十多秒,只听银发大汉绵长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吐了出来,声音里带着一丝沙哑:“你来了……”

    我恭敬抱拳道:“弟子陈游,拜见古猎天长老。”

    “有什么事吗?”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其实即使掌门没叫我来,我原本也是打算过来一趟的,可是思考了一路,终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最后只是憋出了一句:“对不起。”

    古猎天长老依然没有回头,语气中含着疲惫:“你是说月儿的事情?”

    “嗯。”

    “我已经听说了,那件事不是你的责任,相反,我们古家还得感谢你。”

    古猎天长老叹了一口气,又道:“生死各有天命,不可强求,自从踏上修行之路开始,我们一生都在和天斗,和岁月争,只不过是早一步晚一步的事情罢了。”

    我想了想,又道:“我能做些什么吗?”

    古猎天长老苍凉的背影微微一颤,之后大约又过去了十多秒,只听他又叹了一口气:“如果月儿没出事之前你问这句话,我可能会很高兴,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一些事情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我心中压抑,忍不住又道:“还请前辈但说无妨。”

    古猎天长老沉默了片刻,挥了挥手,兴味索然道:“去吧……”

    简单的两个字之后,悬崖边上再次陷入了沉默,唯有微寒的夜风低声吟唱。

    我等了一会儿,见古猎天长老似乎没有再说话的意思,只得恭了恭身子:“那弟子改日再来……”

    刚一转身,就听身后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照顾好月儿……”

    我朝崖边拱了拱手:“好。”

    ……

    走在下山的路上,心中五味陈杂,我仿佛想了很多,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想,在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山下。

    嗯!?

    淡薄的月光中,一白衣男子默立山路尽头,手中持着一杆银枪。

    隔着很远,虽看不清对方的面貌,不过单是那一杆银枪,我就已然推断出了对方的身份。

    瓷天王!

    他似乎就是在等我,见我走近,精致的面容没有一丝变化,璀璨的星眸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掌门让我领你去洞明殿试炼之路。”

    “现在?”我微微一愣。

    他点了点头,递给我一块木牌,带头走在了前面:“走吧……”

    我跟在他身后,看着手中的牌子,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

    瓷天王头也不回道:“试炼腰牌,你将它带在身上就好。”

    “哦,”我依言将腰牌收好。

    一路无话,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瓷天王一直都是清冷的性子,很少主动说话。

    要换做平时,我估计还会主动找些话来说,偏偏今天也没什么兴头,于是一声不吭地跟在他身后,看着脚下碎碎的星辉。

    “见过古长老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青花瓷居然主动开口。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原本以为这家伙还会继续追问诸如“他怎么样”,“你们都聊了什么”之类的话,却没想到他没头没脑地丢了这么一句之后,就不再说话了。

    出乎我意料的是,大约又过去了十多秒,淡漠的声音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