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0章 那些花儿(7)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再见到小菲,真的是恍若隔世的感觉。那个时候正在流行罗大佑——军区总院中午吃饭时间和所有部队大院一样都会放音乐,和野战军不一样的是放的不是军歌和革命歌曲,以流行音乐为主,就看放的小兵喜欢什么了。——那年那个小兵喜欢罗大佑,于是满总院中午都是罗大佑在唱歌。歌名我记得很清楚,是《你的样子》。

    我们就在这个音乐声中在总院里面见面了。她刚刚从食堂出来,和几个女兵拿着饭盒在走。然后就看见了我。我就那么看着她。她就那么看着我。都没有说话。那几个女兵都认识我,小心地跟我打了个招呼就赶紧走了。

    我和小菲就那么对视着,都不说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罗大佑在军区总院的上空自己孤独地唱着:

    我听到了传来的谁的声音,

    像那梦里呜咽中的小河。

    我看到的远去的谁的步伐,

    遮住告别时哀伤的眼神。

    ……

    不变的你,伫立在茫茫的尘世中,

    聪明的孩子,提着心爱的灯笼;

    潇洒的你,将心事化尽尘缘中,

    孤独的孩子,你是造物的恩宠。……

    罗大佑就那么在军区总院上空用他嘶哑磁性的声音孤独地吟唱着——我不得不指出,我很少佩服什么人,尤其是搞艺术的,但是罗大佑绝对是值得我顶礼膜拜的,他的音乐我基本上不能说是喜欢了,应该说是基本上属于不敢听不能听,一听就要掉泪——好像现在,我写这个小说不得不把他的音乐作为背景,因为事实也是如此,我有他的碟但是就是不听——我不敢听不能听绝对不能,不然马上就不行不行的了,根本就写不下去。

    ——我和小菲就那么站在军区总院的食堂门口,就那么看着对方。谁都不说话。只有罗大佑在唱。我当时就恨死这个人了,因为我当时就想哭了——但是这是在人来人往的军区总院,不光有部队的,还有很多地方的,我当然不能哭不能丢当兵的人——我当时刚刚脱下军装,但是脑子里面的军装还没有完全脱掉——那到很久以后才彻底消失掉。

    小菲看着我,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她的眼圈一点点红了。我还是忍着。她的眼泪就那么一点点溢满了眼睛,然后就掉下来了。吧嗒。我赶紧闭上眼睛,把眼泪咽下去。再睁开,小菲已经走到跟前。

    “什么时候走?”她问我。

    “马上。”

    “这么急?”小菲有点意外,但是随即就明白了。“要不,我找个车送你到车站?几点的火车?”

    “我爸爸派车来接我。”我说。

    小菲点点头:“早走,比晚走好。”

    我也不去想她的话里什么意思,我努力不去思想。小菲擦擦眼睛:“小……”她随即就不说小影的名字了,“她,她有东西留给你。”

    我没说话,不敢说话,一说话就要哭。

    “跟我来吧,我拿给你。”

    她在前面带路。我在后面跟着。然后,我就看见路上真的有小影……她的黑白遗照,还有黑色纱布、挽联、各个单位部门送的花圈,还有她的很多姐妹写得很整齐地挽诗和散文什么的——部队就是这样,你有什么办法?

    我连看都不敢看。低下头,就那么跟着小菲走。在罗大佑沧桑的《你的样子》的歌声中,默默地走。我还是忍着眼泪。就那么默默地跟着小菲走。

    军区总院。女兵宿舍的走廊。熟悉的女孩宿舍特有的味道一下子扑面而来,走廊里面还是乱的可以,一点都没有变。我还听到自己的脚步声。我努力不去想往日是如何走入这里的,那时候是带着什么样子的期待和憧憬。我不去想,压制自己不去想。小菲在前面带着我——其实不用她带,我来这里次数不多,但是在梦里,我几乎次次都会来。但是我现在什么都不敢想。小菲走到她们宿舍门口,一推门就开了。然后掀起帘子:“进来吧。”

    我就进去。我一下子看见了小影的床——空了。空了。小影的床,真的就空了。眼泪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出来了。哗啦啦地流啊,但是无声。小影的床,真的就空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屋里还有两个女兵,但是见我进来都站起来不敢多说话。

    小菲就说:“你们先出去吧。”

    就出去,谁都不敢看我,不敢跟我说话。我就流着眼泪无声地站在门口看着我的小影的床。空了,真的空了。小菲把我拉进来,把门关上。

    “哭出来就好点了,哭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