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1.规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见文案  小陆同学大概刚才交换卷子时看到的, 很震惊。就因为一道附加题, 和她说话的语气已经变得非常客气。

    林朝夕内心汗了下, 表面上还得一本正经地说:“对, 我觉得很简单啊。”

    陆志浩看向她的目光已经变成崇拜。

    许老师开始在讲台上讲题, 报答案。

    林朝夕趁此机会,把奥数书往前翻,回顾之前的部分。

    有些内容虽然存在于小林朝夕的记忆里,可她还没融会贯通、熟练应用,所以等于白瞎。

    “第4道应用题的答案是40。这题的切入点是我们之前提到的公式, 同学们, 我说过很多遍,解题什么先行?”

    “公~式~”

    底下小朋友拖长调子回答。

    林朝夕照例回头,确认自己的答案, 然后愣住。

    她指了指自己的卷面上的红叉, 对坐在后面的小女孩说:“这位同学,我答案明明是对的。”

    “可你没写解题过程。”后面的小女孩推了推眼镜, 补充道, “连‘解’字都没有写。”

    林朝夕被噎了下。

    她不写解题过程的原因倒也不是怕解题过程太高杆吓到别的小朋友, 纯粹因为她是用左手写字, 速度太慢,怕做不完题,所以刚才全程用脑子算完, 最后写了个答就完事。

    可没想到, 她竟然遇到这么较真的“小老师”。

    不过也没错, 都是对手,较真是应该的。

    “但我答案是对的,你也不能全批我错啊。”林朝夕说。

    “谁知道你是不是抄别人的。”小女孩阴测测地说道。

    闻言,陆志浩转头,声音特别嘹亮:“说什么呢你!”

    北方孩子讲这句话特别有气势,尤其小陆胖,中气还足。

    “陆,志,浩!”许老师讲课被打断,一脸不善。

    陆志浩站起、告状:“老师,曾珊珊乱改题!”

    林朝夕也不知道,小陆同学怎么突然护短了。但许老师已经从讲台走下,她也只能跟着站起来。

    许安看了眼自己昂头站立的儿子,和儿子身边低头站好的小女生。一言不发,拿起那张引起争议的试卷。

    她的第一反应是这张卷子很空,第二眼才看到那个巨大的×。

    试卷上,试卷上1-3题有解题过程,第4题开始却没了。之后每道题都只写了答案,并且字体歪歪扭扭,非常难看。

    可当她仔细看每一题的答案,却很意外,数字都对。

    她和曾珊珊一样,也觉得林朝夕是因为时间紧张,所以抄了陆志浩的答案作弊。但作为老师,她当然不会轻易给学生下结论。

    她后退一步,从林朝夕桌上拿过属于陆志浩的试卷,两张放在一起比对。陆志浩这张卷子做的不错,每题都对,解题过程也好,除了第10题……

    第10题空着,他儿子根本不会做。

    但林朝夕的……

    林朝夕却准确写出了第10题的答案!

    许安手握两份试卷,盯着林朝夕,很严肃地问:“你怎么知道答案。”

    “我算出来的。”林朝夕微转身,答道。

    许安倒很意外。不是为了林朝夕说自己算出来,而是为了林朝夕现在的表现。

    林朝夕之前个性不好,大概是孤儿,所以自尊心极强。一点小事就会让林朝夕又哭又闹,她儿子和林朝夕的矛盾也是这么来的。甚至作为老师,她不敢和这个孩子说太多,生怕那句话刺伤孩子脆弱的自尊。

    如果是之前她这么问的话,林朝夕大概已经又哭又闹了。可现在,同样的小女孩站在桌前,半身沐浴阳光中,侧着半张小脸,像没觉得这段问答有什么问题。

    非常镇定,且胸有成竹。

    林朝夕当然不知道许安心里在想什么。可就算许老师说出自己的疑虑,她也只能说,她是真觉得只写答案没什么啊。

    “你心算出来的?”许老师问。

    好像也能算心算。

    林朝夕点了点头。

    “没打草稿?”

    “没。”

    许老师仍怀疑,问:“说说你做最后一题的思路。”

    最后一题大致讲的是甲乙两船相向而行,乙船后有一只丙船,碰到甲船再折返,问丙船行驶路程的问题。

    林朝夕看着那道题,蓦地思绪万千,一时说不出话。在她记忆里,在很久之前,好像也有过这么个瞬间。

    同样的题目,同样是奥数课上。小学生被老师叫起来问解题思路,却直接报了答案。当老师问他解题思路是什么,那名小学生很平静地说了一句话。然而整个班的学生包括老师,都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唯独和这次不同的是。

    当时事情发生在隔壁实验小学的奥数提优班,被老师叫起来问为什么只写了答案的也不是她,而是裴之。

    裴之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我算了无穷级数,过程长,所以没写。”

    林朝夕后来问了老林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我把丙船每次折返行驶路程都算出来,加在一起了。老林还安慰她,搞计算机的那位冯·诺依曼老师也这么算的,笨办法,裴之没什么了不起。

    后来林朝夕去查了谁是冯·诺依曼。看到搞计算机的冯老师不仅搞出了计算机,还去搞了□□,是博弈论奠基人,同时对量子力学发展也做出重要贡献等等,她才明白老林是在说她没文化。

    也是从那次开始,她逐渐理解天才意味着是什么。而现在,她能够直接写出这道题目的答案,只是因为那时,她深深记得那道题和裴之报出的答案。

    林朝夕深深吸了口气,想如实回答自己只是曾经看过这道题,却听老师说:“你没有什么思路,只是累加了?”

    额!其实不是这样。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