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5.日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见文案

    林朝夕盘腿坐在院长办公室里, 觉得自己被套路了。这种套路名为——“做错事没被骂所以自觉罪孽深重”。

    她自觉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不需要对这里任何人事负责。但刚才, 院长妈妈失望的目光还是深深印入她脑海。

    小林朝夕这种反骨仔,到底有什么值得你报以巨大期望的嘛……

    她挠了挠头,想不明白自己究竟错在那里。午饭晚饭都没吃, 她肚子咕噜噜直叫。于是心想最多明天就不逃学了,上完课再去找老林好了。

    想到这里,林朝夕偶然瞥见办公室外有位小朋友, 手上端个盆, 正探头探脑,想进来却不敢。

    看到那张脸,她收起刚要站起的动作。手换了一边, 单手支颐, 肘部撑在膝盖上, 拖长调子,冷冷地道:“林爱民先生,请问有何贵干?”

    “夕,夕哥!”小男孩跑进来, 谄媚地蹲在她面前。

    林朝夕这才注意到,小男孩端来的盆子里是两个白馒头, 还有个咸鸭蛋。

    “院长妈妈让我给你拿来的。”林爱民小朋友说。

    离得近了,借助台灯微弱的光, 林朝夕发现, 林爱民是个小兔唇。因为修补手术并不到家, 所以谄媚笑起来时有点狰狞。可在林朝夕看了,这真是可爱极了,她伸手捏了捏小男孩的耳朵,说了句:“谢谢。”

    林爱民受宠若惊,喊了一声:“夕哥你是穿越了吗?”

    林朝夕刚把馒头塞进嘴里,差点喷出来:“说什么呢!”

    “最近放的那部《穿越时空的爱恋》啊,人变的奇奇怪怪就是穿越了。”

    “没事少看肥皂剧!”

    “好吧。”林爱民小声嘟囔了句“明明你最爱看”,就不说话了。

    林朝夕认认真真啃馒头,有时偷偷瞥一眼林爱民小朋友。红星福利院是家庭制,他们由一位林姓妈妈带大,都住2号楼3层,所以都姓林。

    林爱民今年7岁,马上上小学一年级。林朝夕最近听说,有户好人家挺喜欢他,想领养他,不过林爱民本人不是很乐意。

    她叼着馒头,揉了揉小男孩的脑袋。林爱民摊出手掌,掌心是五颗包得好好的松子糖,很大气地说:“夕哥,分你。”

    林朝夕想起这就是捉拿她的奖励:“哇,出卖我还要把罪证给我看?”

    “我……我没有出卖你!”

    “刚才谁抱着我大腿不让我偷溜的?”她捏住小男孩的腮帮子,“卖哥求荣,说的就是你了。”

    林爱民大概从没听过这么6的句子,被唬得一愣一愣。

    “我以为你这次也是打人,不敢回来。”

    也是打人……

    “嗯……”林朝夕把另一个馒头掰开,敲开咸鸭蛋,用筷子挖出里面蛋黄的部分,均匀抹在馒头里,然后递给林爱民,“你继续说。”

    “说什么呀?”林爱民咽了口口水,忙不迭接过馒头,啃了起来。

    “你以为我是打人,但实际上,院长妈妈是怎么说的呢?”

    “但是院长妈妈说,你今天为了准备考试,留校复习晚了。她不放心你一个人走巷子,所以才让我们在巷口等你。”

    这理由牵强得可以,但林爱民很坚信不疑。为维护林朝夕的尊严,院长可以说非常周到细致。

    “夕哥!你可一定要考上啊!”林爱民塞了满嘴馒头,做了个加油的姿势。

    林朝夕看了眼天花板,假装没听到。她大学都快毕业,小学考试随便考考就行啦,再加油真的很欺负人。

    不过,考上什么?

    林朝夕头一痛,忽然想起,她究竟干嘛把班主任儿子按在地上打。因为对方诅咒她肯定考不上选拔赛。

    选拔赛全称是——晋江杯小学生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安宁赛区夏令营选拔赛。

    名字非常长,关键词是“奥数”和“夏令营”。

    院长妈妈一直期望她能考上奥数夏令营。因为考上夏令营才有资格参加正式的晋江杯奥数竞赛。

    竞赛取得名次可以保送很好的初中。这也意味着她的人生,会和其他孤儿完全不同。

    所以她到底错在哪了?她想了想,大概还是因为错在,她明明应该是所有孩子的榜样,却做了令人失望的事情。

    林朝夕是觉得,院长妈妈想得有点太远了,而小林朝夕肩上的担子也有点太重。

    可在林爱民小朋友看向她的崇拜的目光里,却有很多很多憧憬,那是已经22岁的林朝夕很久未曾见到的。

    意思大概是,人生那么长,还有无限可能。

    而放到现在这个办公室的环境里,她甚至可以给人生前再加一个形容词。

    ——就算是开局坏到极点的人生,也还有无限可能。

    吃完两个馒头,林朝夕牵着林爱民的手离开院长办公室。关台灯时,她又看了一眼那满墙奖状。

    窗外是黑透的夜。

    她想,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啊?

    ……

    早晨时候。

    林朝夕还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

    当然,具体来说她也没认真想。

    因为回去宿舍后,她给林爱民和其他两个小朋友念了两个故事,就洗洗睡了。

    早上半梦半醒间,她还想着实习报告剩两页没写,小刘的微信还没回,就被起床铃吵醒。

    朦胧中,她吓了一大跳,第一反应是为什么在家里还能听到学校的下课铃声。

    然后才反应过来,她已经不在家里了。

    福利院的房间委实不大。她本来和一个比她小一些的女孩同住,最近女孩被领养走,她就一个人。

    从小木床上爬起来,林朝夕拉开粉色的确良窗帘。院里儿童活动器械沐浴在阳光下,花草繁茂,只是陈旧。

    她看了一会儿,才清醒。

    成为孤儿后,每天究竟该做什么,这些程序已经印刻在骨子里,那是属于小林朝夕的程序。起床后叠好被子,去隔壁帮更小的孩子穿衣服,看着他们洗漱好,左手一个右手一个,牵着去食堂吃饭。

    在福利院小食堂,她遇到忙着给孩子们盛饭的林妈妈,就是昨天在巷口提溜她去见院长的那位孔武有力阿姨。

    林妈妈也没工夫再教育她,只是揉了揉她的脑袋,让她赶紧吃完饭上奥数课去。

    林朝夕还在想今天不是周六,瞬间又想起来,现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