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三章 预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是父亲手中的棋子罢了。“孩子,我想我欠你很多,今天会将之前的东西偿还的。”拄着法杖的先知走近,摸着冰封王座的扶手,“没有了它们主宰的统御,无休无尽的天灾会对这个世界形成更大的威胁。必须维持其控制。永远得有一个巫妖王存在。”茉崔蒂麻木地听着。“你做的够多了,孩子。这冰冷的头盔还是让我戴上吧,让我来承受这残酷的命运。回到达纳苏斯,玛吉纳和许多人在等着你,去做精灵族的领袖吧。”

    “够了!”茉崔蒂呵斥着阻止了他,“你总自以为是地做着看似伟大的事,别人都愿意么?呵呵,我可不会把无私的事都给你,成就你的伟岸!”“茉崔蒂...”“那冰冷的王座...”她低头,沉默了许久许久。“还是留给我吧。”刺客的双手托住那吸过无数猎物之血的支配头盔,将它从头上慢慢取下来,轻轻一甩,仿佛泼洒下大片洁白的梨花。不知什么时候,茉崔蒂的头发已完全蜕变成银丝,寻觅不到连一根紫色或蓝色的。洁白的雪,透明的冰封王座,全白的头发。

    风中飞扬着纯白的发丝,就像飞扬着的雪一样。她跪在地上,亲吻了一下阿尔萨斯的额头,然后,取出巫妖王统御之盔,拾起那支被诅咒的神剑,剑柄与茉崔蒂的手心刚一接触,黯淡的霜之哀伤立刻恢复了饥饿的寒气。她一手持剑,头盔捧在胸口,慢慢地走向冰封王座,身后飞扬起片片梨花,那冰冷的王座就在眼前了,她踌躇地凝望着,许久不愿登上去。“下来吧,女儿...这重担是如此的艰巨,它必须由我来肩负,因为再也没有其他人。”老先知粗重的喘息声回响在耳边,她心一横,闭着眼向前走两步,登上了冰封王座。“精灵族不能没了你,父亲。”

    法里奥哽咽了。“孩子,你做了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单单凭这一件,你的名字足以载入史册...”“不。”她的眼睛遐想着,将目光投向远方,嘴角勾起淡淡的浅笑,“还有很多,比这更有意义的人和事。”崔希丝、亚巴顿、茉崔蒂、卡尔、恐怖利刃,这五个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在那些他们都还一无所有的年头,五位英雄踏上了冒险之路,凶悍的兽人、强大的燃烧军团、更有数不清的危险与机遇,他们一起战斗,一起笑过,他们相互了解着对方,他们在战争中的配合天衣无缝,燃烧的战火从无尽之海的神庙,飞跃卡兹莫丹的峰顶,掠过诺森德的雪原。

    王座上的刺客瞭望前方,她的思绪早已飞离了寒冰王冠。纷飞的大雪,终将掩埋曾经发生在诺森德的遗迹战争,刺客的嘴角却挂着淡淡的笑。那段珍贵的记忆,埋藏在茉崔蒂脑海的最深处,以至于许多年之后的梦里,仍然回放着当年的战斗场面...茉崔蒂,你可曾还记得,那些日子,那些朋友...你可曾还记得,那些故事,那些感动?

    那枚头盔,不安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茉崔蒂不舍地看这世界最后一眼,就在那时,漫天飞舞的纸片洒下,那是一幅幅画作,有人类的油画,也有精灵擅长的彩色描绘,洁白的纸片雪花般飘下来,经过茉崔蒂的眼前,她静静欣赏,有玛吉纳恶搞她的拙劣作品,有亚巴顿为她肖像的精致临摹,还有那幅古船里的画作,阿尔萨斯幻想着未来女儿的模样...最后那幅画悠悠落下,乌鸦群飞的麦田,画面处处流露着紧张和不详的预兆,一幅奇怪但与她相关的的画作,她想起了很久以前那件怪事。

    茉崔蒂还是近卫军团下级哨兵的时候,一次,她指挥着联军北伐洛丹伦,某天清晨,在一个亡灵军团准备屠杀的小镇,她率领精灵姐妹拼死争夺,直到傍晚,才将不死族从赶出去。接近一整天激烈的战争,几乎把小镇上的一切房屋都毁了,战火纷飞的街头,几乎没有什么人烟,巡视的茉崔蒂,竟发现一位乞讨的画家,他没有逃,耳朵流着血,衣服破得不成样子,在那历经劫难、荒无人烟的小镇,用各种炽烈的色彩,旁若无人作着油画。茉崔蒂想施舍金币给他,担心他拒绝,于是走上前轻轻问道:“给我画幅肖像么,我付您报酬的。”“站那。”那个怪画家指着不远处,一片金黄的麦田。

    茉崔蒂站在那片金黄色海洋中间,微风亲吻着她的脸颊,拉长的夕阳将她的肌肤染成小麦色,几辆零碎的战车倒在麦田间,稻香和火药味相互搀杂着,她不好意思地拢了拢鬓角吹乱的杂发。“好了。”茉崔蒂结果那幅油画,心里有点失望,怪画家把自己画成了稻草人,精灵难以理解人类的表现主义艺术。那幅画后来在战争中遗失了,现在,冰冷王座上的幻影刺客重新审视着这幅画。麦田金黄的色彩,跳跃着疯狂的舞蹈,奔放而令人目眩,想要跳出世俗的束缚。黑暗阴郁的天空,死死压住金黄的麦田,不安,激奋,颤动。

    当茉崔蒂看到第一株向日葵时,她对身边的仙德尔莎说:“我是以向日葵的姿态活着,而不是以束缚的姿态活着。”灿如黄金的麦田之上,一群乌鸦飞过。画静静地飘落在茉崔蒂脚下,她依旧看着,雪打湿了鲜艳的油墨。当她,第一眼被那金灿灿的麦田吸引时,是否注意到了麦田之上,预示死亡迹象、令人不寒而栗的乌鸦?暴风雪吹走掩埋了那幅画,茉崔蒂双手捧起头盔,慢慢戴上,她的眼睛紧闭着,舍不得睁开。正如那片麦田上的守望者般守望艾泽拉斯,她是那株无奈的稻草人,渴望接受阳光沐浴,却又无法忍受乌鸦的啄食。

    暴风雪很快就掩埋了阿尔萨斯的尸体。法里奥徘徊着,他实在不忍让女儿孤身留在诺森德。“回去吧,父亲。”茉崔蒂的眼睛没有睁开,却有两行湿湿的印记流过头盔。“就这样,一切都结束了。我无法相信自己现在的感觉。巫妖王让我做了太多次的傻瓜了,最终他要对那些曾被他施加暴x行的人们偿还这一切!希望艾泽拉斯永远不会忘记我们为我们的软弱和骄傲所付出的可怕代价。但是现在呢?英雄?那些虽然脱离了他的掌握,却依然被凡人之事所纠结的人们呢?不要打扰我,我需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der茉崔蒂:就这样,一切都结束了。我无法相信自己现在的感觉。巫妖王让我做了太多次的傻瓜了,最终他要对那些曾被他施加暴x行的人们偿还这一切!希望艾泽拉斯永远不会忘记我们为我们的软弱和骄傲所付出的可怕代价。但是现在呢?英雄?那些虽然脱离了他的掌握,却依然被凡人之事所纠结的人们呢?不要打扰我,我需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

    第一百一十九章达纳苏斯之夜,下浑身火焰的世界之树。这一天的黎明,对于奥达希尔和精灵来说,是无比屈辱的,黑压压的石像鬼和冰霜巨龙在圣地的天空盘旋,数以万计的食尸鬼,顺着世界树的巨大藤蔓,朝顶端攀爬,持刀和盾牌的骷髅兵在树底围城包围圈,用亡灵狂热的毁灭欲敲打圣树,攻城车并成数排,横飞的尸体在空中爆炸,形成一朵朵暗黑之花,恶臭扑面袭来,即便是居住贫民窟、每天在厕所工作的难民,也忍耐不了这种侵蚀身心的气味。讽刺的是,这一切竟然发生在艾泽拉斯的圣地,世界树下。

    “精灵没有明天!”半人猛犸恶狠狠地咆哮道,一边紧握着戟与敌法师交战,“我要亲手抹杀暗夜精灵的命运!”‘轰隆!’两个人扶的分枝断裂,马格拉斯用仅存的魔法獠牙穿刺,玛吉纳谨慎地避开。“啊!”猩红眼睛的石像鬼长着獠牙,从朱蒙身边告诉俯冲,她死死抱着树干,那发狂的亡灵野兽没能抓走女祭司,却将袍子撕开几道整齐的伤口,光洁的后背流出了血。“没事吧。”玛吉纳闪烁过去,紧紧地护住她。“过来再战,龟儿子精灵!”猛犸粗鲁地叫嚷,一边朝敌法师的方向爬过去。

    “男人该像匹脱缰的野马朝敌人冲,逃跑可是懦夫的行为。”落后一大截的骷髅王赶上来,咬着牙齿挑衅道,“是让精灵王国毁灭在国王的刀刃下,还是让你死在本国王的刀刃下?”突然,世界之树从根基传来严重的晃动,紧随其后的几分钟,隐隐约约的摇晃没有停下来。底下的亡灵愈发狂热。“你的基地快没了!”世界之树快要倒塌了,暗夜精灵族即将覆灭,作为近卫军团第一勇士,再也没有可效忠的对象了。玛吉纳心一横,决定不再用闪烁躲避进攻,与此同时,马格拉斯和李奥瑞克王冲上来了。“来,你们会死在我燃烧的刀刃下!”“你的血是我的!”“复仇!”三名英雄的武器碰撞在一起,敌法师以一敌二。

    ‘轰隆....’树摇晃的更剧烈了,打斗中的敌法师和半人猛犸都感受到了。“快投降,你这可恶的精灵!”“树要崩塌了!”身后,朱蒙绝望的声音传来。“去死!”一记致死打击,骷髅王的刀刃直插敌法师的胸口,这次,敌法师没有闪烁,他仍用深渊之刃陨毁李奥瑞克王的魔法。“呃啊!”凶残的马格拉斯冲出一道震荡波。敌法师的意志模糊了,他还在凭感觉与敌人战斗,但是,朱蒙的呼喊已渐渐清不清楚。‘咯吱——’树根断裂的声音,腐臭弥漫,尸体和亡灵生物在空中飞舞,食尸鬼与骷髅兵攻击着圣树。‘轰隆!’伴随着巨响,世界之树倒塌了。

    “月神佑我——”粗壮的主干挟带一身的肮脏与燃火,剧烈地扑向地平线,月之女祭司、敌法师纷纷坠落,“噗——”骷髅王的刀刃抽离了玛吉纳的身体,精灵之子的血在半空中,与身体剥离,滴滴点点地散落在毁灭的空间。“当出征的那天,从世界之树出发时,根本没想到,会有今天的结局。”英雄们纷纷跌落下来,食尸鬼伸着爪子,瞪大的眼睛满怀嗜血,迎接坠地的月之女祭司与敌法师。女祭司摔落在树下,她惊恐地看着倒下来,再度朝她扑来的半人猛犸和骷髅王,他们举起的刀刃,向失去抵抗的朱蒙砍下去。“不要!”意识朦胧中,敌法师嘶吼出一句。

    朱蒙睁开眼睛,发现半人猛犸和骷髅王像石膏一般定住了。不仅是他们两个,成千上万的亡灵大军全部停止了进攻,他们有的举着刀,有的挥舞着法杖,空中的冰霜巨龙巨尾一甩,纷纷往北方飞去。“法力虚空!”坠地的敌法师在最后一瞬间,对着朱蒙面前的敌人,施放了终极技能。“轰——”白色风暴席卷了整个战场,定住的马格拉斯和李奥瑞克王,以及包围在世界树下数万的亡灵军队,统统化为灰烬,在雷霆余震般的巨响中,世界安静了下来,朱蒙惊魄未定,玛吉纳的面前,空旷的草地上布满尸体,他跪倒在地,捂着不断流血的伤口。

    “玛吉纳!”朱蒙忽然跪倒在他面前,搂着垂死的他。“你看到了么,亲爱的玛吉纳,我们成功了...”他的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玛吉纳挣扎着站起来,他的伤口不再流血,身体居然神奇的复原了。奥达希尔,冬季的黎明刚刚开始,天空的阴霾渐渐散去,坍塌了一半的世界树仍燃烧着,孤零零的巨树下,两个人并排站着,玛吉纳取下那块带了许多年蒙住眼睛的黑布,用力一抛,黑布随风飘荡,一直吹到很远的地方。朱蒙环抱着他的腰,仿佛当年的米拉娜一样。

    在世界之树下,一百年前的那个承诺,那对温暖的影子和哪天柔软的阳光,他都还记得。浓浓的寒意袭来,在这片热带雨林覆盖的大陆,感到冷,是件不正常的事。玛吉纳睁开双眼,那道旧伤依然疼痛难忍,灼眼的光芒刺痛着他,但他仍想睁开。黑暗、模糊的世界逐渐清晰,他看见,艾泽拉斯世界浩瀚的天空,一片晶莹的雪花,飘落进他那琥珀色的眸子,举目四望,历经浩劫的战场扑了层风霜,受伤的圣树上,一层浅浅的积雪搭在上面。噢,落雪了。

    朋友,若是你对人世间的喧嚣充满厌倦,那么去达纳苏斯旅行是个不错的选择。在伟大的世界之树下,坐落着这样一座暗夜精灵的乐园。德鲁伊,女猎手等勇士们在树枝的丛林当中建造了他们的家并定居在了这里。每天,月亮神庙都会在世界之树上升起,就像一个巨大的灯塔一样照耀着精灵们的家园,而精灵勇士们则围绕在正义大厅周围,以备随时保护他们最后的一方净土。在这片宁谧的土地上,自然的力量是那样的令人神往,城边的湖岸上有着雅致的桥梁,远看像水晶一般的水流就在桥下流淌,而落叶则静悄悄地为整个城市铺上了一层地毯,确实像一个世外桃源。

    你瞧,那边的森林,两名地精在那儿悠闲地聊着,悄悄地凑过去,别把它们吓跑了。“你真聪明,老板!”拉泽尔.黑酿瓮声瓮气地拍打鲍什的肩膀,“新上任的女祭司果然邀请咱们了,这回换了个听话的,咱们的买卖就更好做啦!”“唉呀...可不是嘛,米拉娜呼吁停战,不是她要本老板的命,就是本老板要她的命。”地精修补匠鬼头鬼脑地扫视了一番,“现在没人破坏咱们发财啦,我要把军火推销给酋长和国王们,保持天灾和近卫间的平衡,这样,源源不断的战争冲突才会发源。”“您是我见过最聪明的老板!”趁老板在兴头上,拉泽尔拍起了马屁,“米拉娜祭司胆敢和您做对,还是您英明,捍卫了天灾军团和近卫军团的平衡。”

    “唉呀,可不是嘛。balanceislife.”“老板,这句名言是您的朋友冰蛙说的嘛。”炼金术士马屁拍到了马腿上,鲍什狠狠敲了它一下,“放屁,是我说的!冰蛙是个不会做生意的蠢蛋,和你一样蠢。年轻那会儿,冰蛙搞出好多无聊的发明,还是我抢过去宣传出售,做大生意才发了大财。加基森年长的地精都知道我有一个绰号,你知道是什么?”鲍什逗了下调皮的食人魔坐骑。“是啥?”炼金术士憨憨地问道。“他们都叫我羊刀。”地精修补匠皮笑肉不笑。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