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三章 预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最快更新一战封神最新章节!

    骷髅战马如同丢失了勇气般俯下身来,守护垂死的主人。()“不全是为你,亲爱的,更为了我的良心。”任由寒风左右着已破损的衣衫,亚巴顿领主抬起沾满血渍的脸,微笑,凝望远方,“我不愧对你,亦不愧对我的国家。”有了骑士的矢志不渝,才有了公主无与伦比的骄傲与矜持。在领主心中,她是高傲的、圣洁的,即便是落难的时刻。为什么?因为她还有骑士忠贞的保护,这个骑士用他的生命捍卫了爱人,没想过得到什么,为了她的那份与生俱来的高傲与自信,骑士找到了自己的使命。对亚巴顿来说,为了达到自己保护茉崔蒂的使命,生命,是可以拿去的。

    泣不成声的茉崔蒂,搂着日渐僵硬的躯体,飘散的雪花覆盖了紧紧相拥的二人,大块的积雪从宫殿穹顶散落下来,冰晶砌成的宫壁隐隐摇晃。“其...”“什么?”“其...”“你想说什么?”“其,其...其...”其实,我爱你。地狱领主咽下最后一口气,他骄傲地闭上眼睛,死在他拼死捍卫的公主身边,未尝不是一种至高无上荣誉。呜咽的她伏在满身是血,银发散乱的领主胸口,听见那颗恐鳌之心,慢慢停止了跳动,领主幸福地死去了,毕竟在最后一刻,他拥有过她。

    大雪纷飞,她伏在那冰冷的胸口,做着一些梦。“年轻的精灵,你愿意为巫妖王大人效命吗?”“我愿意。”“你的笑真好看。”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死亡骑士竟有这么柔和的语气,柔软的触碰到了茉崔蒂的心底。“如果要向精灵族进攻,你下得了手?”“我发誓,我会用毕生的力量来保护你,你再也不是孤单的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剖开龙骑士达维安的心脏,跳动着的是一颗有血有肉的恐鳌之心。“身体好些了?”“梦到让你伤心的事了么。”“忘掉那些过去,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你的歌声很好听。”“我正式任命诺崇为暴风城之死亡领主。从今以后,请你替巫妖王大人镇守疆土,并将我们的故事传诵下去吧。”

    冰冠城塞的冰块大规模地坍塌,地动山摇,宫殿的遗迹、神庙、通灵塔四处崩塌,成片的冰块朝下坠落,黎明到来之前,惊天动地的巨响包围了寒冰王冠,由于巫妖王力量的流失,整座冰川都下剧烈地塌陷。地狱领主停止了呼吸,她趴在冰冷的躯体上,任由冰块无情地砸过来。刺客环抱着领主的尸体,白雪覆盖了他们,她微笑地聆听死亡骑士的箴言。即便堕入黑暗,我们也不能让自私、贪婪、诱惑、自暴自弃等邪恶的力量侵犯到我们内心深处的公主。也就是说,无论我们身处怎样的环境,都不能失去我们的正义感,都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作为一个男人,我们需要这样骑士精神。是啊,骑士精神就是一种信仰,是人们战胜一切丑恶的利剑,也是男人的一种风度。

    在那飘雪的王座之上,她做了一个很久了梦,遥远而广袤的卡利姆多大陆,五名心怀抱负的英雄,要去那片古老的大陆寻找荣耀,有温柔的骑士,可爱的弓箭手,更有骄傲而不失英勇的恶魔猎人。从北方的天灾大营出发,再潜入战歌氏族,屠杀巨魔、半人马、野猪人部落,血洗雷霆崖...好几次她都生命垂危,但都被及时赶到的领主搭救。在黑海岸和幽暗城,曾经五个人彻底决裂,当回到诺森德的时候,也只剩下孤零零的两个...最后,梦延伸到了今天,变成发生在冰封王座下的故事。两滴冰凉的泪滴落在亚巴顿领主的胸口,阿尔萨斯就躺在不远处...

    冰川彻底崩塌。远远看去,闪烁着寒光的冰封王座下,无数从山顶滑落的积雪以极限的速度滑落下来,淹没了寒冰王冠下构筑的亡灵基地,曾经象征的天灾军团荣耀的,冰冠城塞、狼穴、通灵建筑,挟带着汹涌的雪,湮灭在北极的尘埃之中。巫妖王指责的,是最后一刻背叛他的地狱领主,这让我们不得不遐想,即便从一开始,王也从来没有怪过茉崔蒂,毕竟那个人,是王亲手栽培的幻影刺客,他最疼爱的女儿。对不起,父亲。

    第一百一十八章达纳苏斯之夜终于,不再是噩梦。卓尔游侠和她合好了,她不再是恐怖的鬼魂,和平常一样的打扮,后面的黑色兜帽放着一把箭。“你,原谅我了?”崔希丝眉间尽是盈盈的笑,那对明媚的眼眸弯成了月牙,闪亮的快要滴出水来。“走,大家出去散步吧!”恐怖利刃的恶魔之翼屏护着崔希丝,卡尔对她绅士般弯了一下腰,“一起?”“一起去吧。”亚巴顿走过来,手握利剑,其肩的发漆黑如墨。她欣然点头,五个人并排走着,欢声笑语,旅途中遇见很多人,出来闯荡的巨魔兄弟、守望莫高雷的瑞格.石蹄、铁炉堡的森林里,还有那两只脑袋吵架的使人魔法师...五个人一直走到世界的尽头,走到走不动为止。

    呵,我真的累了。躺下,又爬起,茉崔蒂发现自己睡在冰块凋谢的碎片中,一片冰砾遍布的毁灭世界,刺客很奇怪自己又一次没被冻死,不过这一次,她没有感受到任何寒冷。“啊!”朝下一看,险些跌倒。几千米的悬崖下,是茫茫的一片白色,有雪崩遗留下的大片积雪以及冰渣,宫殿早已崩塌,寒冰王冠只剩下螺旋状的山脊。“咳,咳。”她挣扎着,踉踉跄跄地爬起来,被一阵刺眼的白光覆盖。冰封王座。宫殿虽倒塌,王座仍像神灵般巍然屹立于群山之上,封冻着的冰块剥落下来,天灾国王的宝座虚位以待。

    说不出为什么,她惧怕那冒着寒气的王座。茉崔蒂惊恐地瞪着它,警惕地却捡起影月之轮,摆出戒备的姿态。身旁和脚下有几具看似熟悉的尸体,不过都想不起是谁了。谁在看我?一个长发飘飘的男子想她走来,想拥抱她,尽管不认识,她却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扑了空。那透明的男子从茉崔蒂的身体穿过,冰封的废墟里,隐约爬起一些人,有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给人印象深刻的小矮子,扛着一尊弩炮,飞在天空的冰霜巨龙是个庞然大物,他们一一从茉崔蒂身边走过,穿过她的身体,走向天的另一端,走到茉崔蒂望不见的,白茫茫的尽头。

    他们都是鬼魂,为何我一点都不害怕呢。茉崔蒂没注意到手中那柄弯弯的影月之轮,鲜血已然凝固,一个鲜活的词,印入她的脑海。rce.恩赐解脱,那些步入天国的灵魂是我解脱的吗,可为什么我还留在这里,困在着孤岛一般的寒冰王冠之上,四周...竟然连下山的退路都断裂了,方圆几千码的范围内,除了冰封的断壁,就是雪覆盖着的残垣。我是谁?茉崔蒂思忖着,努力回想着场景、与之相关的人物,可她很虚弱,一点点思考的力气都没有,头部受了重创,稍微移动都会感到疼痛。“砰!”碎裂的冰块之下,一只黑色皮套包裹的手伸了出来。

    “呃——!”阿尔萨斯震碎了压在他身上的冰块,可他的伤势太重了,不断有血从他的伤口汨汨流出,微弱的灵魂之火在巫妖王的眼眶里时隐时现。他忽然想起父亲小时候说过的一句谚语,nokingrulesforever.“我了解了...唯有黑暗...留下给我。()”巫妖王喃喃自语,他艰难地侧过身,想抓住不远处的那把霜之哀伤。阿尔萨斯支撑着身体,颤动不已的手试图努力接近那把神剑。“是这个吗。”一只手把剑递过来,王紧紧地攥住。“剑...力量......”王抬头,看见递剑的是茉崔蒂,她俯下身来,轻声问道:“告诉我,我是谁。”那一刻,没人看得到茉崔蒂和王是怎样的表情,漫天的风雪似乎要吞噬孤零零的北极之巅。

    “孩子,你是幻影刺客...我...是你的父亲...”父亲。惊诧之余的茉崔蒂陷入沉思,那个躺在地上的人,似乎有些印象,头部的伤势复发,那股钻心的疼痛又袭来了。“父亲,你真是我的亲人?”茉崔蒂抱着头,略显激动地问王,“是谁将你伤成这个样子?”“这不重要...女儿...我的生命即将抵达终点,你要继承我的王位,加冕为天灾国王。将巫妖王统御之盔戴上,你就成为新的王,君临艾泽拉斯了。”“我会继承你的遗志,爸爸。”在王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她犹豫了半晌,凛冽的寒风中,王的生命之火相当微弱。“快...咳咳...摘下我的头盔。”巫妖王握紧霜之哀伤,他被茉崔蒂扶到冰封王座上。噢...亲爱的女儿...天灾还有两个狡诈的敌人,你去...视察一下。”

    “是这个位置吗。”“翻开冰块,看他是否死亡了。”那是一名精灵长者,长耳鹿角,连眉毛都结了一层风霜。父亲....父亲。沉睡中的大先知面容慈祥,她的眼神有些异样。“他死了。”“很好...转身回头...走两步,就在你的脚下...”“铛!”不经意间,茉崔蒂踢到了那柄类似与霜之哀伤的符文剑,发出清脆的声响。死亡缠绕,无光之盾,那把救过她无数次的符文剑。刺客的眼睛湿润了。“头好疼...”她蹲下来,无助地捂着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来到王的面前。“他们都死了,爸爸。”

    “死有应得。”巫妖王巍峨的身躯猛烈颤动,“尤其是...地狱领主,他背叛了我,背叛了天灾军团,根本不配得到骑士这一荣耀的称号!”茉崔蒂埋下头,愤怒的王扔在宣泄亚巴顿对他的不忠诚。“那个自以为是的领主...根本不懂忠贞的骑士精神,非但不尽保护国王的义务...竟无耻地反叛!地狱领主追随我征战艾泽拉斯,本应成为天灾国王的候选人,现在呢...呵呵,他那卑贱的身体早已破灭,他流着卑劣种族的血,注定沦为奴隶的血...我...不会让他玷污天灾王室的...”“您错了,父王。”茉崔蒂趴下来,细心地抚摸王的肩膀,“他救我很多次,永远...是我心中最伟大的骑士。”

    “什—么...”巫妖王开始咳嗽起来,此时,他比垂死的老人还虚弱。“是真的,父王。”刺客亲吻着他,低头钻到耳朵旁边,将王僵硬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耳语般轻轻告诉他。“亲爱的父王,你感觉到了吗,就在我的肚子里,已有了亚巴顿的孩子。很快,等我继承王位,我的孩子,也将成为巫妖王的候选人,到时候,你经营的天灾军团,你的亡灵帝国,都将为他所继承...”“呃——”王似乎摸到了肚子那略微鼓起的部分,他张着嘴,想说什么,却只有沙哑的呜咽。“父亲,你所憎恨的亚巴顿领主的孩子,将来会继任巫妖王。”“咳!咳...”王开始接连不断地咳嗽,声音愈发微弱,阿尔萨斯怒目圆睁,痛苦而无奈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茉崔蒂站起身,哀伤地看着双眼失神阿尔萨斯,从冰封王座滑落下来。“因为看到亚巴顿的符文剑,我恢复了记忆。”茉崔蒂毫无表情地对着前方空气说道,“您用心良苦了,法里奥长者。同为暗夜精灵,我懂得精灵长老会用催眠术进入梦境躲避灾难,在考林杀死幽鬼的那一瞬,就已经放心了吧——凭刺客追杀的特质,你认定我会亲手结果巫妖王。”“咳...咳—”熟悉的咳嗽声,废墟之上,苏醒的先知爬起来,他用自然法术幻化了一支发光的法杖,拄着,慢慢地走过来,他的目光充满慈祥,还多了一种特别的情感。“你说的对,孩子。就像你的名字red,这一切都代表着宿命,巫妖王也能预见未来,但预言者通常仅能瞥见模糊不清的影像。”

    “王早就知道他会被自己人刺死,可宿命就是这般难以违抗吗,无论他怎么挣扎,都逃不了命运的魔爪。”刺客看着雪地上残留的莫尔迪基安臂章,苦笑了一下,“我也一样呢。”“我是你的父亲,你的亲生父亲。”先知这一句听似平淡的话,却比雷霆更使人震惊,茉崔蒂几乎叫了起来:“你在胡扯什么!”“孩子,你相信不相信,它的确是事实。”短短的十几分钟便有两个认她做女儿的父亲,一个是天灾元首,另一个是暗夜精灵族长老!“不可能!从出生到长大,你从没和我说过一句话!你关心的只有玛吉纳!”她吼叫着,想努力争辩法里奥说的是错误的。

    “玛吉纳和恐怖利刃都是伊利丹的儿子,如果知道他们是恶魔猎手的孩子,族人会以恶魔的罪行处死他们。为了保全弟弟的孩子,我将这对兄弟收为已有,让外界以为他们是我的儿子,并着手驯服他们体内的魔性,改造成为善良的猎手。与此同时将我的亲生女儿,也就是你,让你以精灵孤儿的身份被战争古树收养,也拥有了接受战士培训的资格。”法里奥叹息着叙述完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换来的是茉崔蒂的愤怒。“呵,那你可知道我被当作伊利丹的杂种,在族人嘲讽的目光下生活了几百年?”“为了艾泽拉斯的未来呀,孩子。”先知继续说道,“五百年前,我在梦境中预读到未来,杀死巫妖王、摧毁天灾军团的重任,仅有你和玛吉纳能做到。”

    茉崔蒂这才醒悟过来,自始至终,先知那睿智的头脑里都有一个周详的计划,而她自始至终也与玛吉纳保持了亲密的配合,一个镇守世界之树,一个击垮巫妖王。“很久以前,为了消灭邪恶的天灾军团,换取世界的和平,便在心底萌生了这个计划,玛吉纳成为‘近卫第一勇士’,你堕落‘天灾第一刺客’,均是意想之中的,你们各自肩负自己的使命,今天,艾泽拉斯世界幸存了下来,你和玛吉纳都是英雄。”“混蛋!你混蛋!”茉崔蒂痛骂面前的暗夜精灵老者,“你太残忍了,随随便便决定了别人的命运!”“对不起,孩子。在达纳苏斯,我为促成玛吉纳与米拉娜,阻止了你们之间的交往...毕竟谁也不知道,你们是兄妹...”<red,宿命。暗夜精灵族中,有血缘的近亲结合,往往会生出瞎子。兄妹,父女。终于知道,为什么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拉近与玛吉纳的距离,为什么巫妖王会焦灼,法里奥会从容,到头来,她不过是父亲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