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二章 往事随风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最快更新一战封神最新章节!

    ”raid!”巫妖王的背后,一只巨大的甲虫打出破隐一击,猛击地面造成穿刺,法力燃烧,巨爪攥着的达贡之神力发射出高等级的能量冲击,红色闪电击中巫妖王的后背。()袭击!遭遇刺杀的巫妖王,猝不及防地从萨尔的身体抽出剑,一脚将没有呼吸的干扰者踢向宫殿尽头的石壁,自己则退后数步,血液从背后的脊梁四溢出来,阿尔萨斯已经无法弯腰了。“行使罪恶的魔鬼,最终还是被自己人背叛了。这便是你的下场,阿尔萨斯!”法里奥握着eul神圣法杖,胡须随风冉冉飘起,义正辞严。

    头盔下的巫妖王之眼闪现杀机,蓝光骤现,霜之哀伤以撕裂时空的速度刺向它,虽然地穴刺客以敏锐的速度开启了尖刺外壳,但它终究难逃一死。因天神下凡膨胀的阿奴巴拉克,又像泄了气的皮球缩回原来的形状,同巫妖死亡的画面类似,亡灵的灵魂气体升入天空。“啊,传说中的阿喀琉斯之踵,预言里的背叛,是如此地令人寒心吗,如同这冰冷的诺森德一样。”巫妖王叹了一口气,他费劲地将受伤的身体转过来,看了一眼萨尔的尸体,随后注视着先知。“来,法里奥,你的阴谋得逞了。过来杀了我。”

    潜伏的最高境界:小强!潜伏了几十年,终于为老婆育母蜘蛛报了仇。上一期问题:是谁背叛了巫妖王?答案:小强理由:巫妖是大忠臣,他很理解王的心思,所以在餐桌上故意做出那个动作。亚巴顿和茉崔蒂互相怀疑对方,但由于是恋人关系而碍于挑明,这也直接导致亚巴顿团战配合不力;寒冬飞龙直接排除,最后就只有地穴刺客了。其实茉崔蒂刚到诺森德,通过地穴刺客一些古怪的举动,古怪的话,和它私藏黑皇杖的行为(有读者已经发现黑皇杖是育母蜘蛛留下的了),都在暗示它才是元凶。

    第一百一十六章往事随风极光掠过深邃的天边,那一束束绮丽无比的光弧伴随神奇的声音,穿梭于飘雪的夜空,一条条彩带似的光嬉戏无常、变幻莫测,将整个夜空染作霜之哀伤般的纯蓝色,也令漫天风雪的诺森德大陆置身于灿烂美丽的光辉下。“啊,真美。”“你是如此幸运,茉崔蒂。第一次来诺森德就碰见了极光,可是北极独有的景致呵。”许多年后,亚巴顿和茉崔蒂来到最初登陆的地点,月夜下的晶歌森林,照耀着二人依偎的背影,时间在那一刻静止,回味着曾经的过往,一点一滴,轻柔的歌声随风飘荡,在那浪漫的夜晚中,星星层层点缀,极地主神为年轻的恋人祈祷。

    不过,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地狱领主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绷着的脸,紧紧闭上的嘴巴,现在唯一支撑他战斗下去的,就是替茉崔蒂复仇。“罪恶的巫妖王,即便在最后关头,你仍旧残忍地杀光了反对你的人。不过,凭我这把老骨头也要坚决伸张正义!”法里奥环顾了一下四周,看见嘴唇乌黑、发辫散乱的萨尔,他的老脸格外忧伤。“老树精,有种你再向前走一步。”亚巴顿骑着马横在先知前面,冷漠地瞪着他。“我的骑士,王以你为荣!”阿尔萨斯行了骑士礼,他在对亚巴顿致敬,领主的内心纠结极了。我不过是王手中的一把武器,然而...要我做出背叛王的事情,我做不到!

    巫妖王嘴角撇出一抹极端的笑。“向他进攻啊,骑士?”亚巴顿领主犹豫了半晌,眼睛死死地盯着法里奥。现在,王再也无法控制我的思想了,我是名独立自由的死亡骑士,杀了先知,就等于抹杀了艾泽拉斯的希望,没有生灵愿意世界变成死气沉沉的地狱,但王的命令又不得不执行,更何况...“让我来替你报仇吧,亲爱的。”亚巴顿跨上了骷髅战马,高大的身躯横在法里奥与阿尔萨斯之间。“你应该很清楚,你的做法意味着什么。放下仇恨吧,如果你不能抛却仇恨,那么你的心还是死的。”老先知布满皱纹的脸,眼睛眯的快要睁不开了。相传是他年轻时在奥达希尔采集草药,被强烈的阳光照射的。

    “噢,你看上去有点火气。”考林迈着螃蟹步,慢吞吞地走过来伸出他憨厚的圆手,“不计较你过去屠杀过多少熊猫人,从今以后,我们都不要打仗了,好不好?”“对你,我只有蔑视。”是谁!?众人的目光回旋到宫殿的某个角落,那声音的主人是茉崔蒂。“原来你还活着,亲爱的。”亚巴顿的剑跌进冰雪里,他们,几乎同时相拥在一起,深情地吻着,很久之后,茉崔蒂才将嘲讽的目光投向法里奥。“是不是感到有一丝恐惧?你的审判降临了,先知大人!”“孩子,你注定在罪恶的路上越走越远。”法里奥召集了大地之灵,巫妖王的血滴在霜之哀伤上,他往前走两步,做出誓死一搏的架势。

    一声诡异的吼叫,疯狂面具开启,陷入疯狂的亚巴顿这次将目标锁定在考林身上,幻影刺客同时冲向土熊猫,熊猫用磁化拖住了他们的脚步,但领主奔腾的迅马抢先迈出步伐,拼尽力气砍出了第一刀,大地之灵刚想滚走,它的身体已开始解冻,连胡子都凝结了一层冰霜。“黏上你了,土肥圆!”符文剑的冰冻越来越剧烈,考林那两把欢欣之刃无法与之抗衡,先知的树丛刚好将亚巴顿和考林围在一起,他挥动法杖攻击领主,茉崔蒂趁势抛出一把匕首,闪烁突袭,先知召唤飓风将自己抛向空中。“嘿!”考林的一把刀抵住,另一把刀扎向亚巴顿的胸口,所幸他及时躲闪,仅伤中的肩膀。

    由于疯狂面具的负面影响,领主流了更多的血。“呃...是血,我的身体竟然流血了。”惊异的同时,大地之灵又在召唤巨石了,亚巴顿横下心,策马,一鼓作气地发动猛击,疯狂的速度,造城考林身上多处要害都被砍中。一刀,一刀,一刀,地狱领主用吸魂剑活活砍死了土熊猫,“咕。”它悲吟两声,倒在地上不动了,领主怔怔地面对着大地之灵的尸体。我杀了他,是替亲爱的报了仇,还是满足自己内心渴望杀戮的欲望?茉崔蒂和先知尚在缠斗,王亦随时预备加入进去,近卫军团要完了吗。而我已经选错了方向,只能...一味地错下去了。

    飓风的魔法时间结束,法里奥落地,幻影刺客即闪到他的身边,影月之轮以极快的速度划向要害,作为精灵,显然更了解精灵的弱点。法里奥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兜着圈子,双手高举,发芽的针叶林困住了茉崔蒂。“去死吧!”巫妖王从正面冲出来,直接撞碎了包围着的树林,霜之哀伤劈下来,先知用eul的神圣法杖抵挡了一下,他感到手腕几乎断裂了。王没有罢手,挥舞着被诅咒的神剑杀过去,头盔里,阿尔萨斯冰冷的目光只有法里奥。凡是为攻击我而造的武器都必将被摧毁,“我要杀了你!”凡是在审判中诋毁我的言论都必将被定罪。“近卫军团万岁!”啊!致命一击。他不知道最后那致命的刀痕,是何等残忍猎手的杰作。

    耶稣被门徒犹大出卖,钉死在十字架上,三天之后,他的灵魂升入天堂。撒旦:“跟我做对的可怜鬼,想必这个时候,你已经被绞死了吧。”耶稣:“我的眼前,一片黑暗。()”撒旦:“只有抛弃一切感情才会成为征服者。愚昧的耶稣,善良害了你,除非将门徒杀死,牢牢支配他们的思想和灵魂,才能确保他们不会叛乱。而你对信徒太仁慈了,仅仅用那枚臂章在她心底种植一个灵魂,殊不知,善变的人心是最恐怖的东西。”耶稣:“如果杀死他们,那我和魔鬼有什么区别。抱歉做不到。”撒旦:“你固执地坚守善良的观念,因此你注定被杀,注定遭遇背叛,注定...被我的阴谋算计,这是你的宿命。”

    “呃——啊!”血腥的液体,呈平行于地面的水柱喷射出来,恩赐解脱。它们凝固在坚硬的冰面上,血液缓缓地熔为一大片,和血液的主人——阿尔萨斯连结在一起,一层层地粘连于盔甲的各个位置,环绕于指缝之中,还剩一些,被嗜血的霜之哀伤吸掉。“阿尔萨斯国王!”亚巴顿叫道,冷漠的眉宇间燃出一股怒火,但更多的是无奈。法里奥平静地接受着领主的怒视,刚才的战争仅仅受了轻伤,快速的生命魔法回复,也令睿智的先知积蓄力量应付下一场战斗。茉崔蒂低下头,像个犯错的孩子,影月之轮沾着王的血,紧紧捏在沁出汗液的手中。

    “哦,呵呵,还没结束。”一连遭遇天灾两大刺客的行刺,巫妖王受了重伤,那副尊贵的头盔溅上了血花,几滴敌人和自己的血,甚至飞进泛有冰蓝火焰的亡灵之眼。“我没有杀你,或者变成女妖那样的怪物,而把你当作和吉安娜的女儿,你的灵魂、你的身体都是完整的。”说这几句话时,那个父亲般的男人声音哑哑的,痛苦、疲惫不堪。“你为什么要刺杀王!为什么!”亚巴顿质问茉崔蒂,仿佛不相信刚才是她救了先知,而趁其不备袭击了巫妖王。“总有一天,我的生命将抵达终点,而你,将加冕为王。未来,都是为你准备的。”刺客难过的想哭出来,她将支配头盔压的低低的,遮盖住本来的面目,露出来的,是那双冰冷的眼睛。“请原谅我,王。”

    亚巴顿身上亦是伤痕累累,他的失望溢于言表,刚刚还携手并肩作战的情人,转眼就形同陌路,站到了战场的另一边。领主缓缓地举起剑,对准他曾经最爱的人。“请原谅我,我不能帮你,茉崔蒂。”“那就尽快结束好了。”茉崔蒂沙哑着嗓子笑道,影月之轮握在手中。“冰封王座前的每一个人都恨透了我,也包括你在内,不是么。来吧...亲爱的。”“你可要当心了!”亚巴顿说的很大声,空旷的宫殿回荡着他绝望的声音。”!”我深爱的那个精灵女孩,究竟是你,还是那个叫幽鬼的灵魂?

    骑着战马的地狱领主冲过去,疯狂面具的狰狞,闪烁突袭的迅捷。在一起许多年,他们都太了解对方的弱点。亚巴顿仗着骑马的优势不断周旋,并用符文剑减缓她的速度,而刺客则凭借迅捷的身手,消耗他仅有的生命值。“那我们的账,总该算算了吧。”巫妖王一剑劈过去,重伤丝毫不影响他的力度,拿作抵挡的eul神圣法杖迸成几截,魔法光芒四射,先知在它毁灭的最后一刻使用,飓风将法里奥抛向高空,持剑的巫妖王在下边等着他。“嗨呀!”马蹄扬起,茉崔蒂刺伤了亚巴顿的胸口,她的脸上也多出一道划痕,心疼的领主举起剑,又缓缓地放下。那绿色的死亡缠绕萦绕在剑锋,却缓缓消逝。

    我们再也不要相互折磨了,好吗。飓风魔法时间结束,法里奥坠地,阿尔萨斯提起霜之哀伤便刺向先知,他下意识地朝侧面一躲,还是刺中了要害。剧烈的冰霜正冻结流血的伤口,虚弱的魂魄一点一滴地落入吸魂剑中,就在这时,王抽出剑,一脚踢开了先知。亚巴顿和茉崔蒂都受伤了,他们在冰封王座的两侧对峙着,雪覆盖了傲洛斯、萨尔、克尔苏加德、考林们的尸体,呼啸的北风源自强大的王座。“你必须死,为了巫妖王!”领主大声喊道。“接受正义的审判!”刺客也毫不示弱。

    英雄:巫妖王,阿尔萨斯lig简称:lk天灾军团的国王,吸收了巫妖、圣骑士、死亡骑士三种灵魂后,阿尔萨斯成为艾泽拉斯世界绝对的强者,他利用冰封王座对亡灵英雄们实施精神操纵,据说,那把霜之哀伤可以斩断亚巴顿的那把冒牌货。其本人虽待在诺森德,但他的意志却通过天灾的英雄们,传遍了艾泽拉斯。巫妖王狡诈而具有威信,深受广大少男少女的追捧,被誉为天灾军团团草。等级:50hp:10000mp:10000护甲:50魔法抗性:75%闪避:20%攻击:1500—1500,混乱攻击,无视护甲,每当损失1%的生命,就会有1%的攻击miss,以此类推。射程:150移动速度:522技能:1.冰冻打击冷却:0秒以700的速度冲向对方实施冰冻打击,无视魔法免疫。伤害类型:生命移除2.法术否定(被动)巫妖王有一定概率无视任何魔法。3.霜之哀伤那把被诅咒的神剑砍了一刀,就能减缓敌人70%的攻速和移动速度,且附有40%的溅射。4.心灵操纵巫妖王可以对任何英雄的心灵进行控制,以力量和地位诱使他们走向堕落。5.天崩地裂毁灭整个战场,不论敌友,对建筑物有效,无视魔法免疫。冷却:120秒

    亚巴顿和茉崔蒂死死对视着,伤口从他们的身体里流出来。“让我来。”巫妖王喝止了地狱领主,深蓝色的目光划向茉崔蒂,“给你一个机会杀我,幻影刺客。”刺客回视了法里奥一眼,重伤令他瘫倒在冰冠城塞的地毯上,现在能为近卫军团战斗到底的,只有她一个人了。“傻瓜,在最后时刻选错阵营是件遗憾的事,是不断觉得后悔了?”巫妖王空灵的声音徘徊在刺客的耳畔,令她格外紧张。“我不可能再任你摆布,巫妖王。你卑鄙的利用莫尔迪基安臂章,在我的心灵种植下邪恶灵魂——幽鬼,然后,让我作为征战艾泽拉斯的卒子,你心中毁灭世界的计划。攻占暴风城,征服娜迦,离间兽人部落,屠戮暗夜精灵。”她抹去脸上那道伤痕溢出的血,淡然一笑,“不过还是感谢您,在我最无助的时候,赐予我作为刺客的一切荣耀。”

    “我们更像是做一笔交易,互相成全了对方,不是么,茉崔蒂?”“快回来吧,亲爱的。你不值得为快灭亡的近卫军团献出生命!”亚巴顿焦急万分,他渴望呼唤茉崔蒂回心转意。“他欺骗我,坏了刺客一行的规矩。我必须亲手结束他的生命。”原谅我,亲爱的。“啊,原来是这样,那你必须得死。”阿尔萨斯父亲般的慈爱彻底消失,冷酷的声音像一个魔鬼。“刺客本来就是废物的职业,正面拼不过强壮的战士,便做些偷偷摸摸的袭击。面对我,你有万分之一胜算么。”“不妨试试看。”茉崔蒂颇具挑衅地挥舞了一下审判之轮,“或许你的确能征服世界,但今天,你注定死在这里!”

    巫妖王看了一眼被她丢弃在脚下的臂章,疯狂地冲向她,王的骨头‘喀嚓’作响,血流四溢,不过亡灵是感受不到疼痛的。月轮之舞与霜之哀伤混杂在北极的长夜中,绿色与冰蓝色的光芒如同精灵般跳跃,时隐时现,配合着诺森德渐渐苏醒的天空,柳絮般的冰晶从宫邸的穹顶飘下,在巫妖王与幻影刺客的后边,那段冰块阶梯的顶峰,冰封王座的魔光在闪耀。“啪!”茉崔蒂投掷匕首,阿尔萨斯的剑把窒息之刃打偏,晃出一记明亮的火花。“我感到冰封王座的力量加强了,世界之树奄奄一息,我的军队快要攻克那棵树了!”巫妖王疯狂地笑,他习惯于用嘲讽击垮对手的意志。

    巫妖王的力气大的惊人,沉重的盔甲压在身上,她甚至怀疑盔甲之下的王是位粗壮的兽人。拖着长长冰霜气流的霜之哀伤,划向刺客的颈部,她不得不用武器挡住,又一击耀目的火花亮起,影月之轮结了一层冰,但没有丝毫损伤。这把影月之轮,是当初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