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9 惊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的墨发被剪短,宋珺媛一怔,然后发了疯似的挣扎起来。

    “我要见皇上!”

    “我要见公主!”

    门外伺候的宫女听到媛婕妤撕心裂肺的哭喊,却没一个人敢进屋,知道媛婕妤得罪了明鸾公主,别牵扯到她们这些奴婢身上才好。

    傍晚时,拉着媛婕妤的马车出了皇宫,

    邱忠站在宫里的甬道上,听着马车里面传来的哭声,叹了口气,似自语般的问道,“现在你们知道,这宫里到底谁说了算吧?”

    他身后跟着两个小太监,忙躬身道,“是,奴才们谨记!”

    “嗯,回去吧!”

    邱忠后背微微佝偻,一甩拂尘,往御书房里去了。

    一连几日观阳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二白有意无意的会往御书房逛逛,想探点点消息,也派了人手下出去,吩咐他们只要看到有进京的急报,立刻来报她。

    没有消息,二白越发的不安,夜里偶尔会梦到小时候的事,梦到君烨刚进宫,她发坏,让小太监将他的椅子锯了腿,想害在在课堂上出丑。

    一转身,君烨就在她身后,宠溺的看着她,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调皮!”

    她惊讶的看着他,问道,“你怎么长这么高了?”

    想要抓他的手,一眨眼,君烨却不见了。

    她慌张的四处寻找,燕昭宇却告诉她,君烨早就被他父亲派去边境了,从来没入过宫。

    她心里大慌,摇头说不可能,他们明明还坐在一起听太傅讲书,怎么会没进过宫?

    她又去找慕容遇,问他有没有见到君烨?

    阿遇疑惑的看着她,问道,“谁是君烨?”

    二白愣在那,无边的恐惧向着她笼罩而来,她跑遍了整个皇宫,问便了所有的宫人,然而,都说没见过他。

    她慌的不知所措,在梦里大喊他的名字,然后猛然惊醒。

    黑暗中,二白瞪着大眼睛,用力的喘息,良久脑子才渐渐恢复清明。

    胸口跳的厉害,似是要跳出来一般,

    下床倒了一杯冷茶灌下去,才觉得好了些,推开窗子,灯影暗淡,廊下一片昏暗,天上薄云遮月,月光朦胧凄迷,在她略显苍白的脸上投下白晃晃的光。

    二白伏在窗子上,一直坐到天亮。

    次日,用了早膳后,果子见二白神色恹恹,提议出宫走走。

    出了延寿宫是一个小花园,燕昭宇的两个宫妃正走过来,两人嬉笑打闹,没看到二白走过来,娴修容被人推了一下,一下子撞在二白身上。

    回头见是明鸾公主,两个宫妃吓的花容失色,顿时跪下去,“臣妾们无意冒犯公主,请公主责罚!”

    二白抿唇一笑,“起来吧,是我走的快了些,这里又有树影遮挡,不关你们的事!”

    两个宫妃这才敢起身,垂首侍立在一旁,让二白过去。

    出了宫,车夫赶着马车往潇湘馆去,二白中途又改了主意,让马车去大司马府。

    君烨不在,亓炎也不在,元蓁搬回了翡翠阁,整个大司马府都静悄悄的。

    杜老管家听下人禀告,急匆匆而来,一撩衣摆要跪下去,“老奴参见公主!”

    二白忙扶住他,“杜老不必行此大礼,我路过,所以进来看看阿鸾。”

    “是、阿鸾这几天打蔫,不怎么吃东西,公主正好过去看看!”杜老半弓着腰恭敬的道。

    二白点了点头,往主院里走,问道,“君烨这几日可有书信回来!”

    杜老摇了摇头,“不曾!”

    二白脚步顿了一下,抬头道,“杜老去忙吧,我和阿鸾玩一会,不必陪着我!”

    “是,公主有需要让下人去找老奴!”

    二白微一颔首,只带着果子进去。

    院子里有几个下人正在打扫落叶,见二白进来,纷纷过来请安。

    二白表情随和的应了声,沿着回廊往书房走,一路过去,只觉整个院子都异常的安静,似乎连风都停止了。

    阿鸾趴在金杆上,闭着眼睛,对二白视若无睹,也没了往日嚣张的气焰。

    二白伸出手指勾了勾它头上的毛,笑道,“你主子一直说你想我,怎么我来了,你连眼都不睁!”

    阿鸾扭过头去,声音粗嘎的道,“阿鸾心情不好!”

    果子噗嗤笑了一声,“一只鸟还有心情,笑掉大牙了!”

    阿鸾瞥她一眼,有气无力的道,“爷是高贵的飞禽!”

    二白摸了摸它的洁白的羽毛,奇怪的道,“是不是病了?”

    阿鸾飞起来落在她肩膀上,琉璃眼珠瞪着她点头,“阿鸾病了,相思病。”

    果子笑的更厉害,“你是不是想我们潇湘馆后院那只芦花母鸡了!”

    这一次阿鸾连个不屑的眼神都不肯给果子了,趴在二白肩膀上,问道,“阿鸾想主子、阿鸾想主子!”

    “我看你啊就是看不到谁就想谁!”果子冷哼一声。

    二白坐在木栏上,轻轻晃着双腿,看着身后书房空荡荡的窗子,心里也空荡荡的,极轻的道,

    “我也想他。”

    二白在君烨的书房呆了一天,看他平时看的书,看他在书上写的字,一直到傍晚天色将暗,才带着果子离开。

    回到宫里的时候,太阳快落山了,朝霞在宫殿的琉璃瓦上铺了一层金色,炫目多彩。

    二白还未到延寿宫,路过早晨的那个小花园时,就听到假山后有隐隐约约的哭声传来。

    树影下光线越发的昏暗,似有人躲在假山后,被花枝挡着看不分明。

    二白脚步一缓,就听有女子哭道,“修容娘娘对我有恩,如今走了,我却不能送她一送!”

    似是另一个女子劝道,“别难过了,这宫里本就是这样,兴衰荣辱没个定数,如今娘娘只是被送去尼姑庵,比起死去的许昭仪她们来,未必不是幸事!”

    “可是娘娘犯了什么错啊,就被罚出宫,不就是撞了那个明鸾公主,可我们娘娘也不是故意的!”

    “嘘!千万别胡说!若是被人听到了告到皇上那里去,你今晚就没命了!”

    那女子哭哭啼啼,又嘟囔了一句什么,却听不清楚了。

    一阵窸窣声,两人踩着落叶渐渐远去了。

    二白脸色有些苍白,直直的站在那里。是早晨撞了她的那个宫妃,因为不小心撞了她一下,也和孙珺媛一样,被剃发罚出宫了。

    二白身上一阵阵发凉,明明还是夏末,却似有寒气逼迫而来,让她忍不住发抖。

    燕昭宇在清理后宫,以各种理由清理后宫。

    这只能说明,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她走!

    二白倏然转身,向着御书房走去。

    御书房外,守门的小太监竟然没在,二白刚要推门而入,就听里面燕昭宇道。

    “尸体找到了吗?”

    “是,听说两日后才找到,尸体已经、!”一大臣语气低沉,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因为天气太热,无法运回来,已经同宋将军一起火葬,正在途中!”

    “厥真那边什么情况?”

    “已经全部被剿灭,古那被慕容将军杀了!”

    “暂且封锁消息、”

    此时邱忠正好开门出来,看着门外二白,一向泰山崩顶面不改色的人脸上竟闪过一抹慌色,忙跪下,大声道,“老奴参见明鸾公主!”

    燕昭宇似一道风影般的闪身而出,看着二白,清浅一笑,“鸾儿来了怎么不进来?”

    二白面无血色,唇瓣颤了颤,才发出声音,“你们、方才说谁的尸体找到了?”

    燕昭宇唇角笑容一僵,立刻道,“是宋和将军,是他误入敌人陷阱,中了蛇毒,死了。”

    说罢垂眸惋惜的叹了一声,“可惜了一名勇将,朕正同兵部尚书商讨如何追封宋和!”

    兵部尚书走出来,“微臣参见公主!”

    “皇上说的可是真的?”二白的声音有些恍惚。

    “是、”兵部尚书垂着头,语气如方才一般的沉重,“微臣、不敢欺瞒公主!”

    二白在门外听的并不清晰,此时闻言,僵硬的身体又渐渐恢复了一丝暖意,她咬了咬苍白的唇,问道,“君烨呢?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就会回来了,厥真兵已被剿灭,他们正在回上京的途中!”燕昭宇抚了抚二白的微凉的脸颊,心疼的道,“身上怎么这般凉?”

    说罢吩咐宫人拿了自己的披风来,围在二白身上,柔声道,“我同刑大人还有事要谈,你先回去,等着我一起用晚膳!”

    二白微一点头,转身往外走。

    燕昭宇站在廊下,一直看着她出了御书房,眉心才微微蹙起。

    “皇上,慕容将军很快就要回朝,这、这恐怕瞒不住啊!”邱忠上前忧心道。

    燕昭宇眉目间笼着一层阴郁,低声道,“瞒几日,算几日!”

    她乍听到这消息,定然受不了,这几日想必也会陆续看到端倪,一点点接受,总比突然告诉她的好!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