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9 惊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二白这几日一直心神不宁,半夜里总是突然惊醒,周围一片黑暗,她恍惚以为自己还在回大燕的途中,还是君烨临走前的那一夜,她伸手想去抱他,手摸到软滑清冷的锦被,才想起自己已经回宫了。

    心头莫名的一片荒凉。

    晚上睡不好,白日里快到午时才起,果子进来伺候她穿衣服,道,“媛婕妤来了,在外面等了两个时辰了!”

    媛婕妤?

    二白脑子里有些混沌,想了一下,才想起说的是孙珺媛。

    由原来的媛美人已经被燕昭宇封为婕妤。

    自燕昭宇出征的那一日起,孙珺媛便出宫去了城外的水月庵,带发修行了一个月,说是为明鸾公主和玄宁帝祈福。

    昨日才回来,燕昭宇感念其心善,封为媛婕妤。

    今日一早便想二白请安来了!

    二白洗漱完已经快正午了,果子笑道,“这早膳都变成午膳了,小姐怎么突然这样嗜睡?”

    晚上总是惊醒,白天睡的也混沌不踏实,二白怕果子担心,只道是秋乏。

    两人进了饭厅,只见媛婕妤正在一旁候着,在水月庵呆了一个月,面容消瘦,容颜却越发清丽,多了几分弱不禁风的柔弱感。

    她穿着芙蓉色流彩暗花云锦宫装,发绕珠翠,却像是宫女一样躬身侍立在一旁,见二白进来,忙上前福身请安,“臣妾见过公主!公主平安归来,臣妾昨晚对天连拜,跪谢上苍恩德!”

    说罢,用一脚抿了一下眼角的泪。

    二白注意到孙珺媛对她的称呼已经从掌柜的变成公主,她不动声色的一笑,“媛婕妤有心了!”

    媛婕妤立刻道,“只要公主平平安安,臣妾即便再去水月庵吃素祈福一个月,也心甘情愿。”

    二白目光凉凉的看着她,轻声笑道,“那你就再去水月庵呆一个月吧!”

    孙珺媛一怔,讪讪笑道,“公主和皇上都已经回来了,臣妾就不去了!”

    “可是边境还在打仗,媛婕妤就当是为那些将士祈福吧!”二白浅浅扫她一眼,坐在椅子上,神色疏离。

    孙珺媛忙上前一步,蹲下身为二白捶腿,“臣妾更想留下伺候皇上和公主,臣妾是不是有什么做错的地方惹公主生气?公主随便打骂,臣妾跟了公主这么多年,绝不敢有半分怨言!”

    二白笑了一声,端起茶盏想要喝茶,突然一顿,抬头问道,“珺媛在这茶里没有下致幻的药物吧?”

    孙珺媛倏然抬头,脸色苍白,勉强勾唇笑道,“公主说的什么,臣妾不懂!”

    二白放下茶盏,伸手挑起女子尖细的下巴,脸色一点点冷下来,“珺媛,你跟我多年,也为我做过很多事,所以你做的错事,我不再追究,从此,你不再是我的人,离开皇宫,算是我感念主仆旧情给你一条生路!”

    孙珺媛脸色大变,紧紧抱住二白的腿,“公主,掌柜的!臣妾做了什么让公主生气?您告诉臣妾,我一定改,求您别撵臣妾离开,臣妾无父无母,在这世上孤苦无依早已没了亲人,求掌柜的不要赶我走!”

    “皇上册封臣妾,也不过是看在公主的名字上,公主要是不高兴,臣妾以后再也不见皇上!”

    二白却懒得再看她一眼,起身往外走,“你做了什么自己清楚,离开皇宫,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孙珺媛扑倒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掌柜的、掌柜的!”

    果子这一会也听明白了,她们被抓走了以后,二白的确没有再做过噩梦,她还以为是因为离开皇宫的原因,原来是宋珺媛从中作梗。

    恨恨的瞪了孙珺媛一眼,骂了一句“背信弃义”,抬步跟上二白。

    出了饭厅二白摸了摸肚子,只顾和孙珺媛置气,饭也没吃。

    可谁知那些饭菜安不安全?

    二白径直出了延寿宫,去芙蓉宫蹭饭去了。

    二白一走,那些宫女也全部退了出去,只留下孙珺媛一个人伏在地上痛哭。

    “娘娘!”

    “娘娘,您怎么了?”

    她贴身的宫女走进来,顿时一惊,搀扶着她起身。

    孙珺媛满脸泪痕,垂着眸子,幽光暗沉。

    晌午燕昭宇本想去延寿宫用午膳,突然又有大臣觐见,耽搁了一会,见时辰不早了,便在御书房外殿摆膳随便用了些。

    午后小憩了半个时辰,刚刚起身,就用侍卫匆匆进来道,“禀皇上,玉华宫宫女求见,说媛婕妤上吊自尽了!”

    “什么?”燕昭宇眉头一皱,起身道,“召太医先救媛婕妤,朕这就过去。”

    邱忠上前来给燕昭宇披上外袍,淡声道,“好端端的,媛婕妤为什么要自尽?”

    昨天刚得了封赏,今天就自尽,实在有些蹊跷。

    燕昭宇眉头微皱,因为孙珺媛是二白的人,所以他对她也格外的关照了些,发生了什么事?

    “随朕去看看!”

    “是!”

    到了玉华宫,门外跪着满地宫侍,见燕昭宇过来,纷纷跪拜请安。

    太医从里面出来,“微臣见过皇上!”

    燕昭宇点了点头问道,“媛婕妤怎么样?”

    “幸好宫人发现的及时,已经没有大碍了,微臣开两副舒心化气的药物便是了!”

    “嗯,去吧!”燕昭宇微一颔首,进了内殿。

    只见媛婕妤正在床上躺着,双眼紧闭,脖颈上一条醒目的勒痕。

    旁边守着两个贴身宫女,正哭哭啼啼的劝她,看到燕昭宇请安后,退了出去。

    “皇上、”媛婕妤声音嘶哑,挣扎着要起来。

    燕昭宇过去,语气有些清冷,“这是怎么了?”

    媛婕妤跪在床上,墨发垂在脸颊两侧,将她苍白柔弱的面色遮挡,只看到一双眸子凄婉含泪,

    “皇上,妾身入宫将近三年,虽是听公主之命入宫,却也尽心尽力侍奉皇上。臣妾虽然知道皇上是不属于臣妾的,仍旧偷偷的爱慕,在心里把皇上当做臣妾的夫君,当做良人,只想一生一世的陪着皇上,哪怕是做宫女,做下人,也心甘情愿!”她嗓子暗哑,声音哽咽情深,让人动容。

    她抹了一下泪水,继续道,“可是,如今皇上已经亲政,奸臣已除,公主用不到臣妾了,要臣妾离开皇宫。臣妾早已没了家人,孤苦伶仃,出宫后恐怕要遭恶人所强,臣妾是皇上的人,怎么能再被别人污了身子,干脆一死了之,干净上路!”

    燕昭宇眸子深了深,声音缓和下来,“果真是鸾儿要你离宫?”

    “是!”媛婕妤低着头,泪水顺着苍白的脸颊滚落下来,滴落在床榻上,凄婉可怜。

    “公主还说之前不断的做噩梦,是因为臣妾熬的药有问题,臣妾百口莫辩,愿以死明志!皇上若也不相信臣妾,可以将延寿宫剩的药拿来给臣妾喝,臣妾一定全部喝下!”

    燕昭宇长眸中流光闪烁,点了点头,“你先养好伤,你的事朕会亲自去和鸾儿说!”

    “是,多谢皇上!但是皇宫万万不要为了臣妾和公主伤了和气,如果那样臣妾宁愿就这样去了!”

    “爱妃安心就是!”

    燕昭宇出了玉华宫问道,“明鸾公主可在自己宫里?”

    邱忠忙道,“宫人禀告,明鸾公主去芙蓉宫了!”

    说罢立刻吩咐身后的宫人道,“摆驾芙蓉宫!”

    燕昭宇往前走了一步,突然又停下,勾唇浅浅一笑,自语道,“何必去问?”

    “皇上说什么?”邱忠小心问道。

    “不用去芙蓉宫了!告诉玉华宫的宫人,给他们主子剃发,天黑之前送出上京,就还是送到水月庵吧!”燕昭宇语调淡漠的吩咐道。

    既然她想表忠心,还想留着干净的身子,这是最两全的法子。

    邱忠一怔,“皇上,是要媛婕妤真的离宫出家?”

    “既然鸾儿不喜欢她,朕还留着她做什么?”燕昭宇清浅的道了一句,甚至都没再去问一句,转身回御书房。

    陷害鸾儿的事若是真,他自然不会轻饶了她,但是鸾儿既然放她走,他便听她的,只是,皇宫里既然她呆不了,那这上京她也不必呆了。

    “是!”

    邱忠恭敬应了声,回身吩咐下去。

    宋珺媛还在玉华宫等着,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燕昭宇要她出家的消息,顿时如晴天霹雳,震的她脸色大变。

    “不,不要,我要见皇上,皇上不会这样狠心的!”

    “这一定是明鸾的主意,我要见皇上!”

    宋珺媛挣扎着往外走,却被闯进来的两个小太监按住,邱忠手下的一个太监走进来,对端着剃刀的宫女道,“快点剃吧,天黑之前还要出宫呢!”

    “是!”

    小宫女拿着剃刀上前要给宋珺媛剃发。

    “不要,我不要剃发,不要出家!”

    “我要见皇上!”

    宋珺媛奋力的挣扎,声嘶力竭的哭喊。

    她不要出家,她不要再去过尼姑庵里清苦的日子,那一个月的苦她就受够了,每一日都恨不得偷偷回京,她怎么可能一辈子呆在那。

    “咔嚓!”

    一声,及腰的墨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