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8 最后一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君烨带兵到了观阳以后,打了两场胜仗,将厥真族赶出大燕边境三十里,然而厥真并没有退兵,剩下的二万多兵马,和大燕玩起了游击战。

    利用山地沼泽的形,各种伏击埋伏,每次燕军一来,他们便跑,等燕军一撤,又带兵来骚扰边境的村镇。

    而且他们还驯化了野狼作战,专门攻击马腿,让燕军苦不堪言。

    慕容遇带兵有一次也中了他们的埋伏,损失了几千兵马,痛声骂厥真狡诈。

    君烨下令收兵,退回观阳,不再主动出击。

    慕容遇面露焦急,“这样下去,我们要在这里守到什么时候去?这群厥真人,真是可恶至极!”

    君烨手里拿着一本古书,淡定的坐在桌案后,缓声道,“去年冬天厥真受了雪灾,牛羊损失惨重,他们没办法再用牲畜和大燕换粮食,才会做起强盗的买卖。我们只要按兵不动,他们粮草不足,并不能维持多久。”

    男人眸光一转,将手里的书卷放在桌案上,吩咐道,“传消息出去,就说郭家村里有我们的屯粮。”

    郭家村离观阳城有十多里,最靠近厥真边境,也是厥真经常抢劫的村子。

    如果燕军想要攻打厥真,在郭家村中屯粮,也是情理之中

    慕容遇一怔,“你想引他们来抢粮食?”

    君烨扬唇一笑,“厥真如今很缺粮食,即便知道这是个骗局,也会想来试探一下的!”

    慕容遇眼睛一亮,“我马上去办!”

    两日后,夜里有些阴沉,万籁俱静。

    郭家村靠北,盛夏的晚上还有些寒凉,早早的村民便已经入睡。

    村子里漆黑一片,连盏灯火也看不到,只有偶尔从薄云里透出来的弯月发出迷离的光芒,淡淡的照在这个边关的小村子上。

    夜里子时,突然有一群黑影偷偷进了村子,大概有几百人,身形敏捷,飞快的向着粮仓蹿了过去。

    因为是个小村子,粮仓也不大,三间土房一间偏房,院墙低矮,里面有十几个燕军守着。

    黑影猫腰靠近,然后埋伏在粮仓的土墙外。

    这个时辰是人最困的时候,守仓的侍卫头领盯不住了,打着哈欠道,“困的不行了,我先去睡会,你们好好看着!”

    说完,往旁边的屋子里去睡觉了。

    侍卫首领走了以后,有人立刻埋怨道,“他倒好,自己去睡了,留下我们守夜!”

    “你说着厥真兵都被咱们打怕了,应该不会来了吧!”

    “谁说不是呢,我看咱们也睡觉去吧!”

    守在门口的一侍卫道,“哥几个也别埋怨了,你们都去睡,我一个人在这里守着,反正离的也近,有什么事我喊你们!”

    其他人顿时一乐,

    “那就辛苦杠子了!”

    “改天请你喝酒!”

    一边说着,一边往旁边的屋子去睡觉,地上铺着干草,也不脱衣服,直接倒在地上就睡。

    叫杠子的士兵见他们走了,坐在地上,倚着木门,抱着长刀,也开始打盹。

    突然只觉头上一暗,他顿时睁开眼睛,抬头一看,只见上百厥真兵站在面前,拿刀团团将粮仓包围。

    他两腿一软,顿时跪在地上,“饶命,大爷饶命!”

    一个厥真兵一脚踹开木门,只见里面堆满了麻袋,用刀一捅,白花花的谷粒流了出来。

    其他人就像饿狼见了肉一样的扑过去,两眼在黑夜里发光,恨不得直接抓一把谷粟塞进嘴里。

    此时那小首领和其他睡觉的人听到声音也全部走了出来,见对方人多,一个个吓的脸色惶白,颤声道,“你、你们想做什么?”

    “杀了他们!”

    厥真兵的头领低吼一声。

    燕兵浑身一抖,顿时跪下去,“别、别杀我们,我们不喊,别杀我们!”

    厥真的小头领走过去,月色下凸眼厚唇,看上去异常的狰狞,举起刀就要砍下去。

    “别杀我们,我们可以给你们保密,粮仓的粮食你们随便拿!”燕军侍卫急声喊道。

    “什么保密?”厥真兵问道。

    侍卫小头领忙道,“这是燕军的计谋,故意把郭家村屯粮的消息透漏给你们,让你们来劫粮,然后等你们来了以后,在将你们全部剿灭,我保证们只要你不要杀我们,劫粮的事,我们绝不外露,你要是把我们杀了,事情败露,以后你们想来劫粮也劫不到了!”

    厥真兵眯着眼,“你说的可是真的?”

    “句句是实话!我们不是君烨的手下,只是观阳的守城军,我们不想死,只求一条活路!”

    “是啊,我们保证不说出去!”

    “粮食都给你们,别杀我们!”

    其他人也纷纷跟着求饶。

    厥真兵回头看了一眼屋子里的粮食,又看了一眼这些哀求的燕军,脸上露出狞笑,“你们说的可是真的?”

    “小的们不敢骗您,你们今天来的兵不多,搬不了这么多粮食,只要不杀了我们,你们还可以再来!”

    “你们果真不说出去?”厥真兵满脸凶横,似并不相信他们的话。

    “那当然,如果我们说出去,丢了粮食,我们脑袋也保不住啊!”燕军侍卫道。

    那些厥真兵互相看了看,觉得此举可行,立刻有两人将他们押到一边,然后其他人去搬粮食。

    厥真兵这次只是来试探虚实,带的人的确不多,粮食搬走了只有少半。

    “明日子时我们还来,要是你敢骗我,我一定宰了你!”厥真兵拿着腰刀在燕军侍卫脸上拍打威胁。

    “大爷放心,小的绝对不敢!”燕军侍卫一脸卑微讨好的笑道。

    厥真兵很快撤走,离开粮仓,却有一人猫腰蹲在墙下,听着里面的动静。

    只听那些燕军瑟瑟聚到一起,一人问道,“头儿,失粮的事我们真不上禀?”

    那小头领抬手打在他头上,骂道,“你是不是傻,粮食被劫走了,我们却好好的站在这里,被上面追究下来,你脑袋不要了!”

    “那怎么办?粮食最后都没了,咱们也得死啊!”

    “先保住命再说,等厥真人把粮食都劫走了,大不了咱们也投奔厥真去,总不白白送死!”

    “头儿说的对!”

    其他人纷纷附和。

    墙下的厥真兵得意一笑,纵身去追赶前面的队伍了。

    次日,还不到子时,几千厥真兵便进了村。

    从胡同里向着粮仓包抄过去,只见院子里有两个燕军正守着,见厥真兵一来,麻溜的跑了。

    率兵来的依旧是昨日夜里那个厥真兵,见燕军识趣的跑了,越发得意,大步往前走,一脚踹开木门,然后黑暗中只听“嗡”的一声,他脸上得意的表情还未收起便永远的停在那儿,眉心中箭,砰然倒地。

    然后屋子里飞箭如雨,急射而出,瞬间土屋前的厥真兵便倒下了一片。

    惨叫声顿起,厥真兵大乱,几千人挤在那等着搬粮食,还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何事就见周围房屋上顿时出现大批的燕军,手持弓箭,箭光凛凛,闪着幽幽寒光,对他们射下来。

    大批大批的厥真兵倒下去,惨叫哀嚎,嚷着撤兵。

    土屋里的燕军一边飞快的射箭,一边走出来,领头的人正是昨日的侍卫头领,此时目光清寒凛然,哪里还见昨日的半分怯懦。

    厥真兵高喊着上当了,一边用腰刀抵挡箭雨,一边沿着胡同往外退。

    此时胡同里的那些百姓家的窗户突然打开,无数飞箭射出,厥真兵顿时又倒下一片。

    剩下的厥真兵简直疯了,只觉哪里都是燕军,四处都是飞箭,无处可逃,无处可躲,有的士兵干脆也不逃,翻过墙想杀进去,然而一跳下去顿时惨叫了一声,墙下竟然是陷阱。

    本躲在偏房的百姓冲出来,早已狠毒了这群不断骚扰百姓、烧杀抢掠的厥真兵,拿起铁锅对着陷阱砸下去。

    越来越多的百姓涌出来,拿着铁锹举着锄头,对着剩下的几百个厥真兵一阵乱打,泄愤似的用力,很快,来抢劫粮的五千厥真兵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全军覆没。

    燕军几乎一人未伤!

    这可是个大好的消息,不但杀了厥真兵,更重要的是让百姓知道,只要他们站起来,也可以抵抗侵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