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九十九章 糖厂转让(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穆尼里奥走了,陶守庆沉思了一会对许朗和孙大雷说道:“许朗、大雷,你们能不能晚一些再去徐闻县。现在琼州办事处就我一个人,你们留在这帮我查出真相。”

    许朗和孙大雷互相看了看:“行,去徐闻县早一天晚一天无所谓,咱们就先把这个捣鬼的人找出来。”

    何文焕现在一直还在琼州府,澳门的何文东早在多年前就正式加入了安全部,但是何文焕却一直是安全部的编外人员。这并不是安全部不想吸纳他,而是何文焕闲云野鹤惯了,不愿意受到拘束,但是他也一直在帮琼州办事处做事。

    陶守庆拜托了何文焕,希望他能帮忙打听一下那个张尚的底细。

    仅仅两天以后,何文焕就把消息带了回来。

    “几位公子,张尚目前还在琼州府。”何文焕的面前坐着陶守庆三个人,“在下已经查明,他和两广总督张镜心的关系的确很近,他是张镜心的堂弟。”

    “何公子,消息准确吗?”许朗问道,“张尚为什么一直呆在琼州府?”

    “准确。”何文焕回答道,“张尚从去年年底到了琼州府以后就没走,而且在这里一直很高调,所以他的事很好打听。至于他为什么一直呆在这里,这个在下还没有打听到具体的原因。不过在下也听人说过,他最近这段日子一直在搜集各行各业的消息。”

    “那这次糖厂的事是不是他干的?”孙大雷问道。

    “应该就是。”何文焕说道,“我也问了几个糖厂的工人,虽然张尚并没有直接露面,但应该就是他。”

    陶守庆又问了几个问题,何文焕便告辞回去了,许朗三人继续商量着如何来应付张尚。

    “自从去年孙天昊搞了个广交会,咱们和张镜心也拉上了关系,而且一直还算是融洽。”陶守庆说道,“你们说张尚这次为什么要针对我们,难道是张镜心的意思?”

    “要不我去帮你问问张镜心。”孙大雷笑道,“陶主任,我和许朗不能在这多呆,还要去徐闻县,不管是谁的主意,这次糖厂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糖厂的事好办。”陶守庆的态度很强硬,“当初咱们在榆林湾对付流民暴乱不就干的很好吗,这里怎么说还是海南岛,不是广州。制糖的秘方和工艺我们都有,找人去劝工人复工,如果他们不答应就另外找人,实在不行可以从榆林湾再派人过来,反正咱们现在的那些流民有的是。”

    “你的意思是强硬对待?”许朗晃了晃头,“这个办法倒不是不行,不过可能会有后患。”

    “这也不一定。”孙大雷不太同意许朗的说法,“我们不能退让,后患不后患的是另一回事。再说咱们还没有真正弄清楚张尚的目的,万一这一次不是张镜心的意思是张尚自己搞出来的呢,咱们退让了可能后患更严重。”

    “你们俩也别争了。”陶守庆做了决定,“咱们做两手准备,一方面糖厂马上找人开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