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奇怪的浓雾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朝阳慢慢的从东方的海面上露出了脑袋,将面前的一片海域瞪得赤红。32岁的许朗站在东海珍珠号邮轮的甲板上,对着面前这美丽的日出,面无表情的静静的发着呆,同周围那些忙着拍照的旅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东海珍珠号是一艘2000多吨的小型邮轮,十几天前从青岛启航以后,一路南下,在海南的三亚停留了2天,留下了一批乘客又搭载了另外的一批人,然后直奔此次航程的最南端—南中国海的曾母暗沙。

    许朗轻轻的将手中的烟头弹向了微波荡漾的海面,随后吐出了口中的青烟。“也许,在中国的最南端就应该是我最终的归宿吧。”

    “烟头扔到海里会污染环境的。”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许朗的旁边说道。许朗扭头一看,一个24,5岁的女孩正微笑的看着他。这个女孩面熟,许朗记得她应该是在三亚上的船,东海珍珠号满载可以搭载300多名乘客,但是这次从三亚出发因为有一个大型旅行团临时取消了预约,所以只搭载了不到200名乘客。一路上走走停停5,6天,船上的人基本都混了个脸熟,但是许朗除了必要的礼节性的应酬,基本没有和别的乘客有深入的交流,倒不是许朗这人孤僻或者故作高深,而是实在是没有心情。

    见女孩微笑着盯着自己,许朗微微一笑,然后转身走向了餐厅。

    “唉,你这人。。。。。。”女孩见许朗压根没搭理自己,有些不高兴的嘟囔了一句:“怪人。”

    “大自然真美啊”珍珠号船长张国栋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不由得感叹了一句。从海军转业以后就一直在客轮上担任船长的职务,这次好不容易调到了这艘邮轮上,虽说船小点了,但总算也是鸟枪换炮了,工资也提了,张国栋还是很满足的。

    “保持航向,航速。”张国栋吩咐下去之后,走出了驾驶室,来到了船头甲板上。南中国海的空气就是好啊,比起大陆上的雾霾,不可同日而语。张船长张大了嘴巴,刚要深深地享受一下,突然从右后方传来了两长一短的汽笛长鸣。紧接着,甲板上的乘客突然不约而同的爆发出了一阵惊呼,好像遇到了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少见多怪。”张国栋在心里默默地嘀咕了一句。二长声继以一短声汽笛,表示后方有船通知“我船想从你船的右舷追越”,作为船长,张国栋自然是习以为常了。但当他慢慢的转过身,想看看是什么船时,张船长突然也有些激动起来,一艘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船映入了他的眼帘---一艘“红箭”级导弹快艇。

    当年,他在这个型号的快艇上干了整整5年的艇长,老朋友啊,张国栋的心里不免又泛起了小小的波澜。这个时候,珍珠号也回应了一长,一短,再一长,在一短四声汽笛---同意了,放心大胆地超吧!

    张国栋默默地注视着那艘红箭,2座三联装舰舰导弹,1座37毫米两联全自动舰炮,2座30毫米全自动舰炮。年轻时期,驰骋海洋的雄心壮志似乎又回到了这个45岁的男人的身上。

    红箭飞速的从后面追了上来,距离越来越近,一个年轻的军官正在船头上,同样在向着珍珠号张望着。“应该是个上尉吧。”张国栋想道,“当年我就是因为这个艇长,挂了5年的上尉军衔。”

    突然,身后的乘客再一次爆发出了一阵的惊叫。但这次惊叫和上次有些不一样,因为其中还夹杂着某种恐惧。“又怎么了?”张国栋有点不满意这些乘客的这种尖叫了,但还没等他转身,一个更大的声音带着颤抖钻进了他的耳朵,“船,船,船长!”大副从驾驶舱窜了出来,满脸惊恐的冲向他,一边跑一边指着他的身后,“后面,后面!”

    后面?后面怎么了?张国栋转过身,这次他张开的嘴巴却是怎么也合不上了。海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大团的浓雾,海上有雾,本来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可问题是这雾太怪了,怪到连张国栋这样在海上飘了20多年的老船长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雾。不但浓密,而且浓雾的中间似乎还在旋转着,像是一个张着大嘴的怪兽,要吞噬着面前的一切。

    张国栋不愧是干了20年的老海军,仅仅几秒的迟疑,便扭头冲进了驾驶舱,“倒车,全速,左满舵!”

    “倒车,满舵左!”

    舵手疯狂的转着船舵,可惜一切似乎都太晚了,这团浓雾以异乎寻常的速度冲着珍珠号扑了过来,同时,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吸引着珍珠号无法倒车。

    许朗正坐在餐厅里享受着自己的早餐,煎蛋,土司,牛奶,小笼包,简单却又中西合璧。他的对面正坐着刚才在甲板上和他说话的那个女孩。

    “我叫程依依,你呢?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许朗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姐,食不言,寝不语。”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总是这么拒人千里之外吗?”程依依有些不高兴的问道。许朗把剩下的半个煎蛋塞进嘴里,刚想说话,却突然直勾勾的盯着程依依愣住了。

    “怎么了?”程依依有些奇怪,“我哪不对吗?你知不知道这么盯着人家看很不礼貌啊。”

    许朗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指了指程依依的背后。一团浓浓的白雾打着转从窗户和门缝中涌了进来。瞬间吞噬了餐厅中的一切。一股麻麻的触电般的感觉传遍了许朗和程依依的全身。2个人近在咫尺,却又伸手不见。

    十分钟?还是十个小时?没有人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浓雾终于散去了。周围的大海又清晰了起来。张国栋依旧直挺挺的站在驾驶舱里,刚才的一切似乎在脑海里一面空白,被浓雾吞噬的的时候,他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能做。

    “有人受伤吗?”张国栋终于觉得自己能说话了,第一个开口大声的问道。

    “没有受伤。”

    “没有受伤。”

    周围传来了船员嘈杂的回应声。

    “还不错。”张国栋轻松了一点,“报告方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