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跟我造把反[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穿西装的造反英雄

    1859年(咸丰九年)4月22日,38岁的洪仁玕从香港徒步来到天京。

    洪秀全特别高兴。

    一改“永不封王”的承诺,封其为“开朝精忠军师顶天扶朝纲干王”。

    引起许多将领的不满和指斥。

    陈玉成被封为英王,李秀成不久也被封为忠王。

    洪仁玕向天王呈上《资政新篇》,提出“权归于一”,发展民办工业、矿业、交通运输业和银行,设新闻馆及对外采取通商政策等,意图建立资本主义制度。

    日本在1868年进行明治维新,富国强兵。

    中国也可以推行新政吗?

    洪仁玕是很想成就一番事业的。

    然而历史终究还是让他失望了。

    洪秀全似乎很欣赏《资政新篇》,批了“此策可行”的字样,但要真正推行时,他退缩了……

    天国最后的一线生机掐断了。

    可叹。

    曾拒绝为洪秀全洗礼的美国人罗孝全抱着一腔希望来到天京,担任天朝的洋务丞相,目睹种种之后、又失望地离去。

    他抨击说:

    “我不相信他们有任何的政治组织,并且不相信他们知道要组织一个政府。

    “一切要务好象完全存于军法,由最上级到最下级的当权者都是在杀人这条线上走。”

    世界风起云涌,我自巍然不动。

    而一个不能摒除封建迷信、缺少知识分子参与、倡导自由平等博爱等先进思想、励精图治的政府,只是一伙上不了台面的流寇!

    流寇就是乱民。

    只有丑恶万状的破坏。

    没有一点建设工作的苗头。

    更无法令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之林。

    至1860年(咸丰十年)初,清军江南大营已拥兵十万。

    在天京城北、东、南三面掘壕筑墙一百三十余里,建大小营盘一百三十余座,围困的铁桶一样。

    强攻必然付出重大伤亡。

    诸将筹谋解围之法。

    洪仁玕建议以奇兵东进直捣湖、杭,分敌之兵,而后回打江南大营。

    方略既定,李秀成率主力进入浙江。3月11日,其前锋一千余人乔装成清军进抵杭州武林门外。

    杭州城驻兵约有七千余人。

    太平军偷袭未成,便转入强攻。李秀成扎营南门外,并于清波门外挖掘地道,以地雷轰塌城墙数丈,攻克杭州。

    和春只得从江南大营分兵赴援浙江。

    李秀成遍插旗帜于杭州城头,以为疑兵,率部连夜撤出。

    忠王召集杨辅清、刘官芳、黄文金、吴定彩、陈坤书诸将,两路进援天京。

    时江南大营已分兵四出,兵力不及四万。

    5月2日,十万太平军冒雨对和春营盘发起猛攻,陈玉成部于上河镇、毛公渡一带搭浮桥数道,与城内太平军内外夹击清军。

    太平军向清军营寨抛掷自制手榴弹,引起火药爆炸,四处起火。清兵闻之丧胆,纷纷弃营溃逃,太平军乘清军四散奔逃之际,尽数摧毁江南大营五十余座营垒,击毙总兵黄清、副将雷安邦以下数千人。

    6日,整个江南大营完全瘫痪。

    东征及上海之战

    11日,洪仁玕会同诸将,登朝庆贺,并商讨下一步的军事行动。

    此时天朝疆域只有天京附近和安徽的部分地区,人力、物力资源大受限制,如何发展,领导层形成三种不同的意见:

    陈玉成:以安徽为重点,集中兵力争夺天京上游,回救安庆;

    李世贤:开拓浙江、福建;

    洪仁玕、李秀成,看好富庶的粮米之乡,主张东征苏州、常州,夺取江南重要的经济基地。

    天王乃命诸王东征,“限一月肃清回奏”。

    李世贤率师进入皖南,经广德、徽州入浙江,克临安,富阳,馀杭,逼近杭州。

    15日,李秀成率东征主力由天京出发,当天占领句容。由于陈玉成的得力配合,又大败清军于丹阳城外,张国樑于溃逃中坠河淹死,钦差大臣和春逃至苏州西北的浒墅关,自杀身亡。

    李秀成攻克丹阳后,又顺利夺取常州、无锡、苏州、江阴。

    湘军乘太平军东征之际,大举进犯集贤关,围攻安庆。

    英王陈玉成引军回援。

    ……飘忽不定的行踪,反映出他不得不执行命令、又不愿在东线作战的复杂心情。

    李秀成继续挥师东进,连克浙江嘉兴、江苏昆山、太仓、嘉定,青浦,7月克松江,兵临上海近郊。

    上海当时还不算全国比较大的城市。

    但也发展成规模不小的通商港口。

    夺取上海,不但可以截断清廷南北漕运的命脉,还可以凭借通商口岸的便利,发展与西洋各国的贸易,获取稳定的武器和军事物资供应源。

    同时亦获得巨大的经济效益。

    美国传教士海雅西、英国传教士艾约瑟等先后抵达苏州。

    由于李秀成不懂得国际形势,误以为“洋人来降”,对轻取上海充满了信心。

    此时英、法等国已在上海开辟了租界。

    利益所在,不能不守。

    英国公使普鲁斯、法国公使布尔布隆发布通告,将以武力保护上海租界和县城。

    另由富商杨坊出资,组织一支由一百多名外国人组成的“洋枪队”,全部装备洋枪洋炮。美国人华尔为领队,白齐文、法尔思德为副领队。

    太平军陆顺德部在松江失利。

    清军与洋枪队包围青浦,水陆环攻。

    青浦守将周文嘉一面坚守,一面飞书忠王告急。

    李秀成得知青浦告急,立刻率轻骑兵往援,在青浦城下大破清兵和洋枪队,上海震动。

    乘胜再克松江府。

    8月16日,李秀成进军上海。

    18日进驻徐家汇,立大本营于天主堂,部将蔡元隆、郜永宽进抵距县城九里的九里桥,击破四营清军,乘胜进逼西、南两门。

    攻城部队却遭遇英军射击,伤亡较多。

    李秀成下令攻城,仍遭到英、法海陆军的炮火猛轰,面颊被弹片所伤,退回徐家汇。

    19日,英国领事馆翻译富礼赐抵达太平军营,递交了普鲁斯的公告。

    李秀成得知英、法军直接帮助守城,又获悉清军张玉良部正围攻嘉兴,遂于24日解上海围,经松江、青浦,往援嘉兴。

    上海之战以太平军失败告终。

    八、名将不是吹的

    1860年夏,新任两江总督、钦差大臣曾国藩统率湘鄂军水陆师七万,自湖北大举进兵,连陷安徽太湖、潜山、石牌,直逼安庆。

    曾国藩一下子抓住了要害。

    自九江失陷后,安庆已成为天京上游唯一的屏障,一旦有失,湘军便可直指天京。

    可惜太平军中保持清醒头脑的并不多?

    陈玉成绝对算一个,但他说了不算。

    洪仁玕有职无权。

    天王眉毛胡子一把抓,一向是说了不算、算了不说……

    曾国藩走运了。

    他已经五十多岁,头发白了许多。

    和太平军打了几年仗,胜少败多,几次自杀。而每次战败都要被朝野骂个一塌糊涂。

    兄弟曾国华战死、罗泽南阵亡、李续宾自杀、塔齐布……

    在无数个夜晚,曾国藩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亲人死难、大臣的奚落嘲讽、战况每况愈下,简直能把人逼疯!

    “打脱牙和血吞”。

    可胜利呢,胜利又在哪里?

    想来他不过是一个出身农家的书生,鸡鸣而起,含辛茹苦,28岁才考取功名。读四书五经、作道德文章,是这场民变把他推向了风暴的最前沿……

    曾国藩在困境中艰难地寻找、观察、等待……

    石破天惊!

    “天京内讧”无疑给了他最好的翻本机会。

    乘势而动——

    先夺武昌、再占九江,而后挟得胜之师以不可阻挡之势扑向安庆……

    “自古平江南之贼,必距上游之势,建瓴而下,乃能成功。”(曾国藩)

    安庆由叶芸来、张朝爵驻守。

    叶芸来坚忍善战,布置城守,条理分明。

    曾国藩调曾九(国荃)部开至安庆城下,严阵以待;多隆阿、李续宜带二万湘军驻扎桐城以南挂车河,深沟高垒,阻击太平军的援军。

    洪秀全则采纳“合取湖北”的策略,五路并进,以陈玉成、李秀成为主力,预定于次年春会师武汉,以调动围攻安庆之敌。

    陈玉成率部渡江西征。

    他联合捻军龚得树、孙葵心部约十万人,进至桐城西南挂车河一带,试图救援安庆。为多隆阿、李续宜所阻,伤亡数千人。

    太平军退走庐江。

    1861年(咸丰十一年)1月,陈玉成率军翻越大别山,挺进湖北,数天之内连克英山、蕲水等地。3月18日,袭破黄州府,离武昌只有一百六十里。其时武昌城内只存清兵两千,马队八十,“战不能战,守不能守”,湖北巡抚胡林翼又气又急,吐血不止。

    武昌城一片混乱。

    此刻陈玉成如挥军直进,武汉可一鼓而下。

    然后截断湘军粮草军械来源,沿江东下、与安庆军前后夹击,曾国藩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可惜在关键时刻,陈玉成轻信了英国参赞巴夏礼危言耸听的“劝告”,停止向武汉进军。留赖文光部驻守黄州,他本人率军转而攻占德安、随州、应城、云梦等州县,等待李秀成到来。

    一直到4月下旬,李秀成仍未到。

    而安庆被围已近一年,形势日趋紧张,陈玉成只好放弃合攻武汉的计划,率部东下,再次救援安庆。

    李秀成的悲哀

    李秀成一直想拿下杭州,对救援安庆并不热心。

    洪秀全严诏催促。

    不得已才进入皖南,经安徽当涂、芜湖、繁昌、南陵、太平府,并进占黟县,与刘官芳、黄文金部会师。

    黟县西八十里即曾国藩的祁门大营。

    ——曾国藩惊恐万状,连遗书都写好了。

    李秀成若提师一旅攻打祁门,摧枯拉朽,即可生擒湘军主帅。

    可是他放弃了。

    率军转入浙江常山。

    于4月下旬进入江西,经广信而至建昌,攻城不下,3月底过抚州崇仁宜黄樟树,4月中旬占吉安。5月在瑞州,招兵达三十万之众,一直到6月中旬才进入湖北,攻占武昌县。

    比预定时间迟了两个月。

    陈玉成早已回师谋解安庆之围了。

    李秀成此时若攻打武昌,条件甚好。

    麾下大军四十万,黄州有赖文光部配合,人力、物力资源也非常充足,却偏偏聚而不围、围而不打,搞了一圈武装大游行,浩浩荡荡回师浙江了。

    西征计划功败垂成。

    1864年天京陷落,李秀成被俘,曾国藩的高级参谋赵烈文问及此事:

    赵烈文:“十一年秋,你们兵犯湖北,如拿下武昌则鄂省动摇,安庆之围不攻自破。为何一听鲍超至,就不战自退呢?”

    李秀成:兵不足。

    赵烈文不信:拥兵四十万,难道不够?

    李秀成:我得了苏州,没有杭州,就像鸟儿缺一只翅膀。

    赵烈文:图谋杭州为什么不在来江西之前?跋涉千里,长途用兵,难道可以半路改主意吗?再说你弟弟侍王李世贤就在安徽,取杭州不是更方便!”

    李秀成叹气:“我的确是个猪头。先想着救安庆、又总惦记取杭州,听说老鲍(超)强悍故而开溜。一团乱麻。看看我办的这事儿,天意啊……”

    魂兮归来

    安庆在长江的北岸,人烟稠密,若干年后这诞生了一种家喻户晓的地方曲目——黄梅戏。

    不过在1861年间,回荡在城市上空的并不是优美的黄梅小调,而是隆隆的枪炮和呐喊声。

    4月27日,陈玉成率三万太平军驻扎安庆外围之集贤关,逼近围城的湘军,与城内守军相呼应。

    曾国藩亲临安庆督战。

    天京方面也派洪仁玕、林绍璋率兵直接救援安庆,

    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消耗战。

    层层包饺子。

    整个战线犬牙交错,形势极为复杂。

    双方都决定赌一把。

    太平军败了,天京危在旦夕;湘军打不赢,不仅安庆的包围圈被攻破,城下的主力还有可能全军葬送。

    横下心,干吧。

    5月1日,陈玉成派部将吴定彩率一千名太平军从菱湖进入安庆城中,帮忙守城,自已率兵攻击围城的湘军。

    双方激战一天,太平军伤亡很大。

    第二天,洪仁玕和林绍璋所部太平军也赶来增援。

    湘军悍将多隆阿带兵迎战。

    太平军顿时溃败。

    黄文金及捻军两万余人从芜湖赶来支援。洪仁玕、林绍璋、黄文金联军再攻多隆阿,湘军成大吉也率兵五千赶来支援。两军在挂车河展开大战,湘军战斗力非常强悍,大声呼叫,勇猛冲锋。太平军又大败而去,丢弃军器无数。

    洪仁玕、林绍璋无法接近安庆,退守桐城。

    多隆阿成大吉击败援军,转头与勇将鲍超会合,夹击陈玉成的部队。

    陈玉成连日苦战,粮草已尽,渐抵不住湘军的猛攻。

    他留下刘玱琳率兵四千人守卫集贤关外赤冈岭的四座营垒,另留数千人守卫菱湖北岸大营,自己率主力退回桐城。

    湘军猛攻赤冈岭。

    死伤惨重。

    号称“铁头将”的鲍超带头冲锋,却无法接近一垒,不禁惊呼:“此贼之悍勇,超过别处!”

    23日,陈玉成与洪仁玕、林绍璋联军分三路进攻挂车河,多隆阿分兵出击。

    洪仁玕、林绍璋抵挡不住湘军的冲击,败退而走。

    陈玉成所部独立作战,伤亡较大,不得不再次退回桐城。

    湘军加强炮火轰击赤冈岭营垒。

    太平军弹尽粮绝,形势危急。

    6月8日,湘军发动了全线猛攻。

    赤冈岭太平军因寡不敌众,三千余人战死。刘玱琳率人向北突围,与鲍超部进行激战,中弹阵亡,湘军肢解刘玱琳的尸体,并将头割下悬于营寨中。

    7月8日,菱湖太平军营垒被曾国荃攻破,一千余人战死,五千人被俘。

    曾国荃将数千俘虏全部屠杀。

    至此,安庆城外再无太平军一兵一卒。

    安庆粮弹尽绝。将士和百姓每日只喝粥,继而吃猫、狗、田鼠,吃树叶草根,饿死的人越来越多,活着的人也无力掩埋。尸骨沿路,惨不忍睹。

    叶芸来、吴定彩苦待援军。

    陈玉成悲愤至极,可是他手上没有兵。

    他需要生力军。

    眼下有实力的只剩下忠王李秀成。

    统兵几十万。

    可是李秀成贪恋苏杭的富庶,正率部离开主战场,大肆营造“小天堂”,连天王至尊宝也无法指挥调动了。

    修王府、选美人。

    银筷子,银刀叉,镶金银酒杯。

    纯金王冠嵌有许多宝玉及珍珠……

    忠王府壮丽宏阔,琼楼玉宇“真如神仙窟宅”,堪与洪秀全的天王府媲美。李鸿章见了也不禁惊叹连声。

    援军总算盼来了:

    皖南杨辅清部二万人。

    8月7日,陈玉成、杨辅清联军五万余人,林绍璋、吴如孝部六千人从西南方,黄文金部数千人从东面,全力进攻挂车河。

    三路大军发起了救援安庆的最后决战。

    林绍璋、黄文金部很快被多隆阿击溃,退出战斗。

    21日至24日,陈玉成、杨辅清率军进入集贤关内,扎营四十余座。

    猛烈攻击堑壕。

    曾国荃连夜从水师运来三十门西洋大炮。

    硝烟滚滚,炮声不断。

    陈玉成和杨辅清亲临督战,太平军前仆后继,死尸将多处壕沟填平。曾国藩调鸟枪队支援曾国荃,湘军水师也发炮轰击太平军的大营。

    太平军屡屡受挫,损伤极其惨重。

    9月3日夜,陈玉成用小船运粮米入安庆,中途又被湘军水师全部夺去。

    陈玉成悲痛异常,策马高呼:“诸将士努力,拿下安庆!”

    六百名裸体女兵奋勇冲向壕沟,力图破解湘军的大炮,但在密集枪弹打击下无一生还。

    太平军日夜猛攻,轮番冲锋十余次,均为湘军凶猛火力所阻。

    未能跨越长壕一步。

    5日凌晨,曾国荃命湘军主力向安庆发起总攻。

    用大炮轰塌了安庆的北城墙,湘军汹涌而入,大肆砍杀。

    尸体顺江而下,密密麻麻、几乎塞满了河道。

    主将叶芸来、吴定彩战死,张朝爵去向不明;城内守军一万六千人全部殉难。

    安庆陷落。

    城外的陈玉成、杨辅清遥望城中的满天大火,知道已无力回天,只好相望长叹,率军退走桐城。

    犯错

    陈玉成退守庐州。

    西征受挫,安庆失陷,洪秀全大为恼火。

    ****一百遍陈玉成的八辈祖宗,处死几个犯错女官,打宠爱的妃子,连原配妻子赖皇后、也挨了他一无影脚。

    他连下两道诏旨:

    洪仁玕官降三级,陈玉成革职留用。

    并封英王部将陈得才扶王、赖文光遵王、梁成富启王、蓝成春祜王、陈仕荣导王!

    陈玉成心如刀割。

    安庆解围我尽了责的,几进几出、浴血苦战,精锐部队损失殆尽……

    丢官罢职倒也罢了,而眼看着大局不能收拾,英雄无用武之地,才让人心痛!天王若不剥夺指挥权,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定能东山再起、重振旗鼓。

    如今主帅被革职,部下却都升王,拥兵自重、互不服气,部队已无法统一指挥。

    随后支持他的干王洪仁玕也被贬离天京,去皖南与清军作战。

    冬天来了。

    北风忽忽的吹,白雪飘飘洒洒。

    陈玉成压下颓唐的心情,派陈得才、张乐行、赖文光率三万太平军远征大西北。

    开辟根据地。

    只留下三千军兵把守庐州。

    曾国藩欣喜若狂,他召集众将,说:“狮子一旦被驱赶入笼,便纵有通天本领,也难施展。杀人杀个死,送人送上天,现在正是打落水狗的时候。”

    派多隆阿、袁甲三带兵扑向庐州。

    太平军粮草有限,损失严重。

    陈玉成坐困孤城,连发了几封求救信,迟迟不见援兵到来。正一筹莫展之时,接到奏王苗沛霖的来信,邀请他去寿州。

    信中还说:

    听说英王被贬,全军哗然,无不为殿下鸣不平。

    孤城独守,兵家大忌。

    寿州兵多粮广,五万貔貅皆归你统领。

    切望速来,共图大事。

    陈玉成接信后,与众将商讨,谋士殷燮卿说:“苗沛霖反复无常,是个小人。我看不能去。”

    施昆也说:“我与苗沛霖是同乡,深知他的为人,颇多诈术,因而发迹。又听说前些天与清将胜保有来往,切莫中了他的诡计。”

    陈玉成犹豫不决。

    终究还是抵不了苗沛霖的谄媚甜言。

    陈玉成不听部下再三劝阻,横刀立马,率兵突围,投奔寿州去了。

    一踏进城门,就被伏兵包围擒缚。

    苗沛霖的侄子苗运昌说:“来得正好,我叔已投靠了清朝,正要拿你当见面礼!”

    陈玉成骂不绝口。

    苗沛霖亲自把陈玉成押送到胜保的大营。

    在公堂上,陈玉成拒绝下跪,泰然自若,并历数胜钦差狼狈不堪的光荣战绩。

    胜保暴跳如雷。

    陈玉成写下数百字的《英王自述》,弃笔说:“刀锯斧钺,我一人受之,与众无干。”

    1862(同治元年)年6月4日在河南延津就义,年26岁。

    九、丧钟为谁而鸣?

    1861年前后,清朝内部的窝里斗搞得也是热火朝天。

    自从短命皇帝咸丰病死于热河行宫,6岁子载淳即位,叶赫那拉氏被尊为“太后”。

    八位摄政大臣把持朝政。

    那拉氏勾结小叔子奕䜣发动宫廷政变,杀死载垣、端华、肃顺一干大臣,垂帘听政。

    叶赫那拉氏又称“西太后”,慈禧太后。

    说起慈禧,很多人印象中就是皱巴巴的老太婆、和那句“谁让我不痛快一时,我就让他不痛快一世”?

    其实这时她才27岁。

    相当的年轻。

    一个二十多岁的妇人能摆平八个老奸巨猾的权臣,够毒够狠!

    奕䜣为议政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

    主张遵循《北京条约》,内地通商、鸦片贸易合法化,并提出“借洋兵助剿”,利用外国势力和湘军武装,尽快结束中国的内战。

    1862年正月,清廷授曾国藩协办大学士,督办苏、浙、赣、皖四省军务。

    曾国藩派左宗棠率军入浙,又派李鸿章领新编淮军六千人进驻上海,牵制苏浙太平军。

    4月,曾国荃部及彭玉麟水师二万人先后抵达天京城下。

    清军已磨刀准备下手,天京仍浑然未觉。

    自从干王洪仁玕被清理出权力机构,洪秀全的老哥洪仁发洪仁达,和幼西王萧有和组成了三人内阁。

    萧有和是萧朝贵的儿子,此时才12岁。

    还是个初小学生。

    朝中大权完全由洪仁达、洪仁发执掌。

    洪秀全更假借天父下凡,把国名改为了“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国”,还假编一个“朝天朝主图”。

    洪氏宗族一律封王,总揽朝政。

    洪天王又怕领兵的将领不服气,一口气又封了九十多个王。

    韦俊因为是韦昌辉之弟,受封较晚,在安徽池州叛变投敌。

    封王之风一时蔓延开来,洪氏兄弟公开卖官鬻爵,横行无忌。前后一共封了两千七百多个王。

    银子赚的盆满钵流。

    所有受封为王的,不论等级,一朝受封立即讲排场、办仪仗,出门前呼后拥。

    侍王李世贤出门坐五十四人抬的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