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跟我造把反[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五、致命攻击

    建都后一个多月(5月8日),一支由林凤翔、李开方率领的精锐兵团自浦口出发,出师北伐。

    李开方面皮微黄,相貌粗悍。

    林凤翔勇猛善战。

    称得上太平军的一流悍将。

    但北伐却结结实实是一次军事冒险。

    二万人就想直捣黄龙,擒“贼”拿“王”……

    玩笑是不是有点开大了?

    要知道大清公司虽然频临危机,运转不灵,但董事长(咸丰)名下毕竟还控制着80%股份——全国大部分城市及近百万的军队。你想伸过嘴一口吞掉,首先,要考虑消化问题?

    好在林凤翔、李开方二人能干,威猛组合,一路斩关夺将、连破州县。

    6月入河南,在归德销掉清军三千余人,北上刘家口,拟渡黄河取道山东。因清兵烧毁船只,沿河防堵,北伐兵团只好沿黄河南岸西进,18日进逼开封,不克,在汜水、巩县之间夺得一批民船,渡过黄河。

    担任阻击的几千名太平军却被清军截断,未及渡河,损失大半。

    7月进围怀庆,怀庆知府余炳焘率兵死守,太平军久攻不下。

    9月,北伐军入山西,复经河南入直隶。29日,击溃直隶总督讷尔经额部万余人,夺取军事重镇临洺关!

    太平军乘胜北上,连破直隶沙河、任县、隆平、赵州、深州。

    长驱直入,京师震动!

    京中官绅逃走者三万多户。

    北伐兵团乘机东进,前锋直抵天津杨柳青。

    咸丰帝也准备逃往热河,他任命胜保为钦差大臣,惠亲王绵愉为奉命大将军,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调集军队一同进剿。

    10月15日,僧格林沁带领四千蒙古军屯扎涿州,屏蔽京师。

    清军决堤放水,北伐军进攻天津受阻,屯据静海、独流镇。

    时值隆冬,天下大雪。北伐军缺衣少粮,手脚冻黑,忍受着饥饿严寒对抗数万清军和团练的围攻。

    林凤翔、李开方分别率部固守,并向天京求援。

    由于北伐兵团一路残暴好杀,奉行焚书毁庙、强迫信教、胁裹参军、财产充公,“除妖”、“讲道理”等过于极端的政策,一般百姓及知识分子闻风逃走、避之唯恐不及。而一支缺少地方支持和强大后备援助的军队,注定是孤独而脆弱的?

    ——鬼子一进村百姓夹道欢迎大爷大娘扯住袖子说孩子喝一口家乡的水一个劲儿往兜里塞红枣鸡蛋的场面即使在电影上也是不可能出现!

    1854年(咸丰四年)2月4日,杨秀清派三流战将曾立昌、陈仕保、许宗扬率七千五百人从安庆出发,支援北伐兵团。

    开头还顺利:

    红旗飘飘……

    3月11日过黄河,19日占丰县,进入山东境内。吸收了几万闲散游民。

    4月,北伐援军在山东临清遭遇清军阻击,作战失利,不得已南撤,部众纷纷逃散。曾立昌落水而死,陈仕保阵亡,许宗扬只身逃回天京。

    援助行动告吹。

    李开方率六百骑兵突围南下,接应援军,被围于山东高唐州。

    林凤翔坚守连镇。僧格林沁率三万清军于四周掘壕筑城,长期围困,同时进行诱降。太平军先后出降者达三千人。

    1855年(咸丰五年)3月7日,连镇失陷,林凤翔受伤被捕。

    连镇陷落后,扼守高唐州的李开方率众突围,被僧格林沁诱至茌平县冯官屯。清军决运河水灌,冯官屯一片汪洋,低洼之处水深五六尺,士兵赤脚站立水中,遍体生蛆。太平军坚持两个月,弹尽粮绝,数次突围都未能成功,5月31日,李开方被俘获,押往北京处决。

    北伐失败。

    西征

    旌旗猎猎。

    北伐军出发没几天,杨秀清又派胡以晃、赖汉英、曾天养率战船千余艘、步军两三万人,自天京出师西征。

    西征军溯江而上,迅速攻占了安徽和州、太平、池州、安庆。

    胡以晃坐镇安庆。赖汉英率曾天养、林启容等一万余人进军江西,连克沿路州县,前锋直抵南昌城下。

    南昌由太平军恨得咬牙的“老朋友”江忠源固守。

    江忠源拿出一年前蓑衣渡口打埋伏的干劲,赤膊上阵,多次督军出城迎战并炮击太平军的船只,均被打退,太平军发动数次冲锋,轰城未成。战况惨烈,两军遂陷于僵持状态。

    太平军围城三月,被迫撤退。

    西征军兵分两路。

    一支由胡以晃、曾天养率领,向安徽北部进军,连下集贤关、桐城、舒城,进逼庐州。

    新上任安徽军政大员的江忠源,怀揣着崭新的委任状,激情澎湃。为了烧好三把火、不负圣恩,他一路急驰,率援兵赶到了庐州城。

    1854年1月14日夜,大雾迷漫。太平军借着雾气的掩护,缘梯而上攻入城内,与清军进行巷战。

    庐州失陷。

    官印还没有焐热,江大人的人生已走到尽头。

    他不愿投降,投水自杀。

    另一支由韦俊、石祥祯带领,西取湖北。大军占领九江,留林启容率兵驻守,又一举攻占田家镇,大败黄州清军,湖广总督吴文镕投水而死。西路军乘胜连克汉口、汉阳,攻占武昌。

    2月,西征军两万人由石祥祯、林绍璋指挥水陆并进,挺进湖南。

    复岳州,克湘阴,占靖港。

    风卷残云。

    醒醒吧一帆风顺的日子没多久了!

    太平军很快将迎来一个难缠的对手……

    曾国藩。

    早在1853年,停薪留职干部、43岁的曾涤生在家乡购买枪炮,组建新军。

    湘军分水师、陆师。

    陆军以营为单位,每营设一营官、四哨官、勇丁六百八十五人,火器主要有抬枪、鸟枪,劈山炮。勇丁多招募湘乡一带的农民,工资一般为国防兵(绿营)的三倍左右。

    入伍者须登记住册,填写籍贯、住址和父母、兄弟、妻子姓名,防止逃亡。

    水师每营四百四十七人,设快蟹船一、长龙船十、舢板船十,共二十一艘。每只长龙船安装七门炮,舢板安四门,均为射程远威力大的进口熟铁炮。

    各船还配有火枪、刀矛,以备近战。

    湘军所选将领除罗泽南、彭玉麟、李续宾等读书人外,还挑选少数精于武艺的军弁为营官,以便训练水陆兵丁,教他们掌握必要的技艺和阵法。

    全军实际只听命于曾大帅一人。

    至1854年初,曾国藩已练成湘军陆师十五营、水师十营共一万七千余人,集结待命。

    西征军主力由林绍璋率领开赴湘潭,与湘军先锋塔齐布展开激战。

    湘军水师凭借着船炮优势,往返冲击。太平军由民船临时组建的水营,缺少火炮、不谙阵法,难以抵挡湘军的进攻,三天内被摧毁大小船数百只,伤亡逾千人。

    林绍璋自率大队向湘江上游转移。

    不意半路被湘军水师追赶,便弃船登岸,折回湘潭。

    湘军设计夺占了湘潭城。

    太平军损失一万多人,伤亡惨重。

    曾国藩获知湘军在湘潭得胜,得意之余,亲自督率水师五营、陆军八百人,由长沙进袭靖港。

    南风骤起,水流迅急。

    湘军战船一闯入靖港,即遭到太平军岸上炮火的猛烈轰击,只得弃船上岸。

    曾国藩坐镇白沙洲,执剑督战。

    陆军见水师失利,退缩不前。

    靖港一战,湘军水陆皆败,战舰炮械损失严重。曾国藩两次投水自杀,皆被随员救起,仓皇逃回长沙。

    大溃退!

    经过两个多月的补充休整,曾国藩操刀上阵,再次对太平军发动进攻。

    曾天养迎战塔齐布不利,太平军水师在东洞庭湖君山、雷公湖一带又遭湘军水师伏击,损失不少船只。

    湘军进占岳州。

    曾天养督战船四百艘,反攻岳州。湘军分五路迎战,太平军水陆皆败,失战船七十六只,炮二百八十余门,伤亡千人,只得退守临湘。

    韦俊率部自武昌来援,与曾天养、林绍璋领六百只战船,再次反攻岳州。

    湘军杨载福率水师迎击于城陵矶,乘风纵火,太平军战船被焚毁百余只,伤亡过千,不得已撤出战斗。

    清军将领陈辉龙督广东水师支援湘军。

    双方再战于城陵矶,忽然间刮起南风,曾天养令小股船队吸引清军进入狭窄的水面,然后放火烧船。陈辉龙由于坐舰笨重,在激战中搁浅,太平军将士乘势攀上甲板,将之乱刀砍死。

    湘军水师舰长褚汝航率船救援,也被太平军击毙。

    曾国藩伤心流涕。

    曾天养率兵由城陵矶登岸,据险扎营。

    塔齐布率兵攻打。

    年近花甲的老将曾天养忽然变成了猛张飞,单枪匹马杀入敌阵,一矛刺死了塔齐布的战马。塔齐布连忙躲闪。曾天养再刺,湘军一拥而上乱枪戳死了他。

    太平军败走武汉。

    清军尾随跟进,分三路对武汉实施总攻击:

    李****率水师直抵鹦鹉洲,前后夹击,烧毁太平军水师战船三百余只;

    罗泽南并荆州李光荣部川勇共四千人进攻花园,焚烧太平军营垒;

    魁玉所率荆州军则进攻汉阳虾蟆矶,冲进土城,并攻破鹦鹉洲太平军的营寨。

    武昌守将石凤魁、黄再兴皆是文职干部,无法应付。

    匆忙中决定放弃武汉。

    在撤退过程中,太平军遭遇湘军塔齐布截击,损失千余人;泊于汉水中的战船一千多只,因来不及下驶,又被湘军焚烧殆尽。

    武汉失守后,杨秀清令燕王秦日纲坚守田家镇防线。

    太平军在田家镇与南岸半壁山之间横架两道铁链。

    为了增强防御,杨秀清还专门派人从天京送来一座木簰,作为江中的堡垒。

    木箄体积庞大,上有木城、了望楼,架设枪炮,相当于一艘微型航空母舰。

    11月23日,秦日纲督军二万与罗泽南大战半壁山,伤亡数千人,余部退往田家镇;半壁山失陷。

    湘军缒崖而下,将横江铁链砍断。

    次日,太平军又将江中铁链钩联于南岸半壁山下。

    湘军战船出动,声势浩大。塔齐布同罗泽南率陆师六千人,排列南岸,以助声威。

    湘军水师傍南岸顺流而下,至铁链前且椎且熔,弄断锁链。水师第二队随即上前发炮袭击,毁太平军炮船二艘。太平军水师阵势遂乱,纷纷败退。

    水师三队纵火焚烧太平军战船。

    时值东南风大作,船只无法下撤,大部分被烧毁。

    12月3日,太平军苦心经营的田家镇、半壁山江防工事被湘军彻底突破!

    临危受命

    1855年(咸丰五年)1月,曾国藩进逼九江。

    叫嚷“肃清江面,直捣金陵”。

    太平军连续作战船只被烧毁一万多条,基本上丧失了水战能力。

    全军退守湖口。

    面对严峻的局势,天京领导层下令改由石达开担任西征军统帅,领兵增援。

    石达开抵达湖口。

    鉴于湘军气焰嚣张、水师强盛,他决定由林启容守九江,黄文金据湖口,罗大纲驻梅家洲,伺机破敌。

    九江北枕长江,湖汊纵横。

    塔齐布、胡林翼率兵几次夺城,死伤甚众,终不能得手。

    湘军攻九江不下,转而袭取梅家洲。守将罗大纲督率太平军凭借工事奋勇抗击,毙敌数百人,打退了清军的进攻。

    曾国藩决意改攻湖口。

    倚仗湘军水师优势,先击破鄱阳湖内太平军的水营,切断外援,尔后再图九江。

    太平军则采取“敌进我退、敌住我扰”的骚扰战术。

    夜间出动无数小分队,施放火箭火球,击鼓呐喊,搞得湘军彻夜戒严、不敢睡觉。

    石达开通过观察,了解到湘军水师由两种不同的战船组成,大船叫“快蟹”、“长龙”,船上配置重炮,比较笨重;小船叫“舢板”,没有船篷,每船有三五尊小炮,二十多把桨,运行灵便。这两类战船相互策应,配合作战,只要设法把它们分开,就能各个击破。

    机会还真就来了。

    23日,湘军水师击坏太平军设置于鄱阳湖口的木簰。

    石达开、罗大纲将计就计,令部下堵塞航道,却在靠西岸处留一处缺口!湘军水师营官萧捷三中计,率舢板轻舟一百二十余只载兵两千,直冲入湖内。

    石达开下令水营在湖口迅速搭起两道浮桥,上铺木板,加以土石,将湘军水师拦腰斩断。

    江风正紧。

    太平军以小船数十只围攻泊于长江内的湘军大船,小划子船身小巧,钻进水师老营,焚烧敌船。岸上数千人也施放火箭喷筒,配合作战。湘军舰船由于失去小船的护卫,运转不灵,数十只大船霎时被烧得“哔哔剥剥”响,满江通红,余者仓皇逃走。

    2月11日夜,林启容、罗大纲如法炮制,再开一场热闹的焰火盛会,以小舟百只火弹喷筒焚毁了大量敌船,并缴获主帅曾国藩的坐舰。

    曾国藩坐小船逃走。

    羞愧难当,再次上演“以身殉国”,被罗泽南等劝住。

    石达开、胡以晃乘胜反攻。

    秦日纲陈玉成乘虚西进,击溃湖广总督杨霈所部清军万余人,第四次占领汉阳。

    韦俊率部自田家镇渡江,进占兴国、通山、崇阳、咸宁,与秦日纲部会攻武昌。

    3月下旬,罗大纲率部与皖南太平军范汝杰会合,进占徽州府。

    湘军水师祸不单行,自遭太平军打击后又遭风暴的袭击,沉船二十二只,毁坏二十一只,余部撤往武汉。

    用实际行动印证了那句“幸福家家相似、不幸个个不同”的至理名言。

    4月3日,秦日纲、陈玉成率太平军第三次克复武昌城。

    罗泽南部五千湘军由江西义宁州进入湖北,威逼武昌。

    石达开见湘军全力救援武汉,江西兵力空虚,决定采用“围魏救赵”之策,进军江西,压迫曾国藩的南昌大营。

    12月9日,石达开率军三万进占江西新昌,与天地会武装周培春、葛耀明等部数万人会师。分兵连占上高、瑞州、新喻、峡江、樟树镇,进逼南昌。

    曾国藩急调围困九江的周凤山部回援。

    周凤山攻占樟树镇。

    1856年(咸丰六年)3月22日,石达开集中兵力,向樟树镇发起攻击。太平军四路围攻,尽破周凤山所部湘军营垒,杀敌千余。周率残兵逃奔南昌。

    石达开转战江西,在短短的三个月中,先后攻占七府一州五十余县,南昌岌岌可危。

    曾国藩噩梦不断。

    洪秀全、杨秀清命令太平军回援,江西军务改由黄玉昆主持。石达开率部三万人经江西出境,取道皖南,救援天京。西征至此告一段落。

    奇兵

    天京建都不久,作为不受欢迎的客人,清军即分别在城郊和扬州建立“江南大营”、“江北大营”,彼此呼应,威胁天京。

    当太平军主力大举北伐、西征的时候,天京空虚,江南江北大营乘机扩充兵力,不断对太平军发动进攻。

    1853年底,太平军被迫放弃扬州。

    清朝又从广东调集了五十艘“红单船”开抵天京附近江面。

    红单船原是大商船,后经改装,大者安炮三十尊小的二十尊,可在左右舷和船头三面施放,威力较大。

    天京的粮运受到严重威胁,城内军民吃粥度日,大批居民外逃。

    镇江的处境岌岌可危。

    杨秀清决心从安徽战场抽调部队,由秦日纲统率,支援镇江。

    1856年2月1日,秦日纲率陈玉成、李秀成部与向荣清军和江苏大员吉尔杭阿在龙潭、东阳、汤头一线接战四十余日,未分胜负。

    镇江守将吴如孝多次派兵接应均为清军水师所阻拦。

    要打破僵局须派人通知镇江守军,联合作战……

    清军封锁江面,炮艇昼夜巡逻——

    谁愿意冒这个险呢?

    “我去。”

    一个中等个、两眼之下各有一块黑斑的青年军官欣然接令。

    噢,武昌一战率五百敢死队将大旗插上城头的不就是这人吗?

    陈玉成。

    秦日纲点了点头。

    于是年轻的小将驾一小舟,怀着满腔忠贞与无畏,向着无边的黑夜出发了。前面,是清军水师守卫森严的防线。

    4月1日,秦日纲发起总攻,与清军大战于汤头。陈玉成、吴如孝率军适时抚清军背,敌军阵势大乱。

    两支太平军胜利会师。

    秦日纲一鼓作气,大败围城清军,两天之内连拔清军营垒一百二十余座。

    6月1日,太平军占扬州。

    摧毁清军经营三年之久的江北大营。

    钦差大臣吉尔杭阿用手枪自杀。

    秦日纲率军抵达天京近郊的燕子矶、观音门,准备入城休整。此时,自江西回援的石达开部队也已到达秣陵关一带。

    杨秀清决定趁热打铁,一举摧毁江南大营。他勒令各军继续作战,破营后方准入城。

    但诸将均认为向荣江南大营久扎营坚,不宜速战。

    杨秀清大怒:

    让你打你就打,哪那么多废话?

    限期破营。

    违抗军令者,斩!

    6月17日,城外各路太平军向江南大营发起攻击,天京城内的太平军也出城助战。向荣见大营危在旦夕,急令张国樑由溧水星夜赶回,调兵支援。

    19日拂晓,石达开、秦日纲派人进攻仙鹤门营盘,激战至晚,大破清军。

    张国樑率兵赶回大营,连夜在青马群筑营,阻碍太平军。

    20日晨,十路太平军猛攻青马群,同时,杨秀清也派兵出通济门,直扑七瓮桥。向荣自率大营兵前往援救。

    午后,秦日纲分军攻陷清军马队营盘,直逼孝陵卫,城内太平军也分路出击,打破附近清营二十余座。在数路太平军的攻击下,清军土崩瓦解。

    向荣、张国樑败走丹阳。

    向荣不久忧愤而死。

    六、你真能摆谱儿

    洪天王自进入天京,便一头钻进深宫,安享富贵……

    这一钻就是十一年。

    洪秀全从41岁进南京城到52岁病死,在辉煌的天王府中过了十一年的腐化生活,既不指挥杀敌,也不过问朝政。十一年中仅仅颁发过二十五篇诏书,而且从1853至1858年竟是空白,五年中未发一诏!

    美女一批一批的来了。

    “王后”、“爱娘”、“嬉娘”、“妙女”、“姹女”、“姣女”、“元女”七七八八加起来,一共是一千一百六十九人;另外还有许多服役的“女官”,保洁洗碗,叠被铺床,牵车侍寝,约为一千二百人。

    总计两千三百多女子在天王府服役,为洪老总提供*******天王宫不设太监,

    因为阉割是技术含量很高的活儿。

    一般人根本干不了。

    太平军曾阉了八十名面庞俊俏的小男孩充当内侍,结果死亡七十七人,剩下三个下半身严重溃烂、成了终生残废!

    宫内摒绝男人。

    应付这么多如花似玉的美女得有一副好身板。

    来人呀……

    翠花,上酸菜肯定是不行的!

    上普天下最好的东西,六禽,六兽,六鳞,六介。

    禽是鸽、雀、雉、鹰,鸡鸭不算数;兽是牛、羊、獐、兔,猪肉不入内;鳞是鲂、鲤、鲟、鳇;介是虾、蟹、蛤、鳖之类……

    每天更换菜谱,不许重样。

    天王用餐的盘碗均以纯金打造,二十四只金碗、金筷子,每次进膳都要放炮奏乐,鼓声、锣声、钹声与炮声交作,直至膳毕。

    二十斤重的蜡烛一晚上要点六十根。

    金浴盆、金马桶、金夜壶。

    绣金龙袍佩金钮。

    王冠重八斤,纯金打就,“穷极工巧”。

    洪秀全平时不出宫门。偶尔游览御花园,坐圣龙金车、由数名美女手挽而行。

    宫外常备六十四人抬龙凤黄轿,宫内专设典天舆一千人、典天马一百人,还有典天锣、典天乐……

    一个初中没毕业的社会青年翻身了!

    洪秀全躺在龙榻上心潮翻滚,百感交集,感慨之余搞起了创作:

    万方万郭万来朝,万山万水万飘摇。

    万里万眼万钻至,万知万福万功劳。

    难怪当年敲了四次科举的大门,都被考官给撵走了。

    跟主不上永不上,永远不得见太阳。

    面突乌骚身腥臭,喙饿臭化烧硫磺。

    洪太阳嫌乎那些广西土老冒儿姐妹,大脚丫片子臭烘烘,不会刷牙、敷粉,不会洒香水……

    “烧硫磺”却是一种刑罚。

    俗话说:

    三个女人一台戏。

    要是几千个女人只围着一个男人转,争风吃醋、掐尖咬架、暗地较劲、唧唧歪歪,那热闹,简直能拍一部宫廷大片。

    自古道,清官难断家务事。

    洪秀全处理后宫纠纷堪称“决断”,大刀阔斧。

    除了关禁闭,具体体现为“四字方针”:

    踹。打。烧。杀。

    洪天王在坚持诗歌创作的同时,还孜孜不倦地攻克医疗难关,一举改变了打针吃药手术牵引等等危险痛苦的传统堕胎方法,方便实用,易于操作,从而填补了一项国际空白。

    具体方法如下:

    运足气力照准孕妇肚子,一脚下去,一声惨叫,一摊鲜血,搞定。

    洪天王又规定“十打”:

    一打服事不虔诚,

    二打硬颈不听教,

    三打起眼看丈夫,

    四打问王不虔诚,

    五打躁气不纯静,

    六打讲话极大声,

    七打有喙不应声,

    八打面情不欢喜,

    九打眼左望右望,

    十打讲话不悠然。

    “烧硫磺”是将宫中犯错或看不顺眼的妃嫔、女官绑跪在大锅水中,慢火加温,煮烂臀股而死——

    与“烧硫磺”相比,“杀”倒不失为一种享受,毕竟一刀下去,简单明了,省得烧个乌焦巴弓、煮的皮肉稀烂!

    最后连杨秀清都看不下眼了,借天父下凡修理了洪太阳,他才略为收敛。

    但此刻手握军政大权的一把手杨秀清也开始发昏,无限膨胀,脑袋大过身子了?

    东王府原设东殿左、右丞相,旋废,立六部七十二尚书,二十四左右承宣,三十二左右仆射,八个左右引赞,一千六百参护;其他典东舆八百人,典东龙三百人,典东彩三百人,典东乐二百四十人,还有典东炮、典东马、典东厨,至三千五百六十四人。

    杨秀清颇具排戏的天分。

    出行不计工本,场面务求壮阔!

    上朝乘坐四十八人抬的金顶绣龙黄轿,头戴金冠,身着团龙黄袍,八龙黄缎靴。鸣大锣,敲大鼓,打着灯笼、扛着牙牌,龙凤虎鹤旗百余杆迎风飘扬;轿前由一条一丈高数十丈长的五色龙灯开路,招摇过市,渭之“东龙”。

    轿内侍立两童子,拂蝇捧茶。

    轿后跟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