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景正十九年,九月。

    首辅方孔炤在内阁作报告,正是宣告灾情结束。

    同时还公布了上半年的税务情况,税粮四千百万石,商税六千八百万!

    这一笔惊人的数字,所有人都不敢想!

    而户部也公布了大明普查的人口,为一万万五千万,是大明疆土内的所有人口!

    景正二十年,漠西蒙古生变,准噶尔部与漠北蒙古生隙,突然发难,漠北三汗国不支,纷纷进入漠南,并请朝廷发兵镇压漠西蒙古的叛乱。

    大明朝廷再三厉斥,但新任的和硕特部鄂齐尔图汗,卫特拉盟主,置若罔闻,激怒了明朝。

    二十年,春。

    大元帅府下令,命熊廷弼总领征讨漠西蒙古一切事宜,皇家军团第二军军长李定国为前锋大将,率军十五万,出甘肃关,征讨卫特拉盟七个漠西蒙古部落。

    其中,明军十二万,科尔沁的巴达礼以及漠北蒙古的车臣汗等率军三万,配合明军。

    明朝大军分三路,一路入青海,一路直奔伊犁,而前锋大将李定国的骑兵直扑准格尔腹地。

    明朝的动作比蒙古人的反应要快,鄂齐尔图汗急匆匆召集各部的时候,明军已经进入了西藏了。

    但决战并不在西藏,而是在赛里木湖以南的乌力吉图布木,祖大寿,赵率教,满桂七万大军与维特拉的十二万大军对上。

    骑兵的交锋,火器的威力被极度的压小,双方近乎就是凭借各自实力而战。

    双方在草原上大战,战场漫无边际,战马嘶吼,刀光剑影闪烁。

    明军有所不支,但李定国在这个时候突然从背后杀入,将卫特拉盟的联军杀的大败!

    后世有人总结,认为李定国这种大迂回战术,非常适合草原以及大漠作战,有霍去病的遗风。

    这一战的胜利,奠定了明朝平定蒙古的基础,随后熊廷弼分发命令,分是十三路大军,行进各处,消灭了一切叛乱。

    明朝将虚设了二十多年的青海三省落到了实处,派遣了大量文官进入,并且任命李定国驻扎伊犁,稳定边疆。

    二十二年,俄罗斯入侵哈萨克汗国,哈萨克汗逃入伊犁,请求明朝庇护。

    俄罗斯强势要求明朝交人,并且将伊犁以外的领土划给俄罗斯。

    这激怒了李定国,将使者全数杀头,送了回去。

    二十二年,秋,俄罗斯的先遣军哥萨克骑兵穿过西伯利亚汗国,远远的眺望海参崴方向。

    这让整个大明十分震动,军队开始重新在甘肃镇再次集结,主要是骑兵,由李定国作为主帅,准备应对俄罗斯的入侵。

    但俄罗斯并没有立即开战,看了看就退走,并且派人与大明,希望通好。

    景正二十四年,秋。

    明朝的一支舰队例行训练,但又有些不寻常。

    曹变蛟陪着一个十七八岁,唇红齿白,面上始终微笑的年轻人身旁,道“公子,历时十多年,总算贯通了。”

    年轻人背着手,仰着头,顺着航行的方向,笑着道“我几个月前刚刚去过苏伊士运河,那地方几年前贯通了,来来往往的船只非常多,据说每年收税都有好几百万两,奥斯曼那边很是眼红,想要收回去。”

    苏伊士运河,明朝虽然从奥斯曼那边买来的,但还是‘租借’性质的,主权还是属于奥斯曼的。

    当然,明朝花费这么多人力物力精力,是不可能轻易让出去的。

    曹变蛟微笑着不语,陪在他身旁。

    他这个举动让战舰上的其他人很是惊奇,有什么人,能让即将成为海军大都督的曹变蛟如此小心对待?

    历时五天,明朝的战舰终于穿过了马六甲海峡,战舰上不知道多少人心潮澎湃,难以言喻。

    十多年了,朝廷付出了多少代价,他们终于完成,不辱使命!

    年轻公子自然好生安抚,尽管他们都不知道他的身份。

    直到三日后,年轻人离开战舰,坐上联合舰队的船,前往摩洛哥的时候,才有一些消息私底下传出来。

    “你们说什么,那是太子殿下!”

    “是啊,你没看到吗?曹都督都小心的陪着,这个年纪,谁能让曹都督这么小心?”

    “难怪难怪,我总觉得一身贵气,说不出的高贵,原来是太子殿下驾到……”

    “是啊,太子殿下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大事情啊……”

    “那还用说,肯定是替皇上巡守边疆来了……”

    ……

    在这些人不断议论的时候,朱慈煓在刘靖铭的陪同下,径直前往摩洛哥。

    摩洛哥是被明朝从西班牙手里买下来的,作为大明驻欧非总领馆。

    朱慈煓来的悄无声息,直到被大批军队保护,进入总领馆,作为全权大使的吴可为才知晓,慌忙前来见礼。

    “臣吴可为,参见太子殿下!”

    吴可为颤巍巍的,激动无比,伏在地上。

    朱慈煓坐在椅子上,笑着抬手道“吴卿平身,其他人也无需多礼。”

    朱慈煓身上有着一种天然的亲和气息,似乎很能与人亲近,一举一动都让人如沐春风,又不会觉得他稚嫩可欺。

    吴可为被发配到这里已经十多年了,本以为终身回国无望,却没想到,大明的太子殿下,突兀的驾临这里!

    不止他激动无比,总领馆的上百人,一样无比振奋。

    他们何曾见过太子殿下,这是未来的大明皇帝!

    吴可为谢恩站起来,很是紧张不安的看着朱慈煓。

    朱慈煓一脸白净,坐在那,给人一种从容亲近又要仰视的感觉,没人能抬头直视他。

    朱慈煓察觉到这些人的情绪,笑着道“本宫来这里,一是为父皇巡守边疆,慰问你们这些万里之外为我大明奋斗的劳苦功高之人,只有奖赏,没有追责,所以不用忧虑慌乱。”

    吴可为等人心里大是松一口气,当然不认为太子殿下只是来走走。

    吴可为经过起初的慌乱,镇定下来,道:“太子殿下,是否有需要微臣安排些事情?”

    朱慈煓看着吴可为,笑着道“嗯,有几件,将我来这里的消息放出去,另外,帮我约见西班牙,尼德兰,英格兰,法兰西还有教皇,本宫要与他们谈一笔生意。”

    朱慈煓嘴里的生意,吴可为理解的自然不同,更是太子殿下亲来,必然非同一般,肃色道:“是,太子殿下,可需微臣对欧洲清情形做一些解释?”

    朱慈煓想了想,挥了挥手,道“嗯,本宫听一听。”

    众人纷纷退下,只留下朱慈煓,刘靖铭,吴可为三人。

    吴可为斟酌一番,道:“太子殿下,大约六年前,欧洲爆发了持续近三十年的战争,大小战争无数,这场战争,是一场宗教战争,以西班牙为代表的哈布斯堡王朝,联合了罗马帝国以及天主教各个城邦,针对法兰西,瑞典丹麦,尼德兰,英格兰,甚至是俄罗斯等,最终是西班牙落败,签署了两份停战条约。这一战,欧洲的整个人口被削减了近三成,一些地方甚至十不存一……”

    朱慈煓始终微笑,从容的听着,显然早就有所了解。

    吴可为见如此,连忙道“总体来说,西班牙更加没落,人口,财政,军队急剧减少,海军近乎全军覆没,实力大降,对了,葡萄牙脱离西班牙独立,法兰西,英格兰等实力大增,尼德兰也已经独立,其他大小诸侯国独立无数,欧洲局势巨变……还有,教皇的威信大减,质疑教廷的声音越来越大……”

    朱慈煓静静的听着,没有插话,等吴可为口干舌燥的说完,笑着道:“嗯,这笔生意,看来更好做一些了。”

    欧洲如此虚弱,正是明朝做生意的好机会。

    吴可为听着,脸上也有笑容,道“是。微臣这就派人去通知,相信很多人都会急着求见太子殿下的。”

    大明现在的地位非常特殊,随着国力不断恢复,海贸空前,越过马六甲出现在全世界的商船越来越多,比如尼德兰的鹿特丹港,近年大明商船停泊的占据了近一半,多达六百艘!

    而在大明周边,各国的商船也非常多,尤其是尼德兰,异常的活跃。

    朱慈煓微笑,没有多言。

    很快,大明皇太子来到摩洛哥的消息传遍欧洲,不知道多少人纷纷传信过来,希望能够拜见,更有一些人直接来了。

    比如,西班牙国王,腓力四世,急匆匆的来到直布罗陀,坐船跨越海峡,进入摩洛哥。

    直布罗陀现在在明朝的控制下,因此腓力四世想要见到朱慈煓,很是费了一番功夫。

    “亲爱的太子殿下,真是很荣幸见到你。”腓力四世学着明人的抱拳礼,不伦不类的笑着道。

    朱慈煓微笑,学着欧洲的礼仪,右手贴胸,倾身道“国王陛下,我对您也是仰慕已久。”

    腓力四世双眼一亮,道“殿下,您真是让我意外。”

    朱慈煓要求腓力四世坐下,上茶,简单的客套后,便只留下两个翻译,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腓力四世碧绿的双眼微微闪烁,道“不知,殿下来到欧洲,所谓何事?”

    欧洲对明朝也极其警惕,如此一个庞大,强盛的国家,随着贸易的发展,在欧洲影响力不断加强,对于日渐衰弱的西班牙来说,更是如此。

    何况,西班牙与明朝的蜜月期早就过了,彼此只不过没有撕破脸皮。

    朱慈煓笑着,道“陛下,你欠我国的银子已经多达一千五百万,外加贷款购买的武器,舰船……时间已经过了。”

    腓力四世神色不动,道“殿下,我希望与明朝做更多的生意。”

    朱慈煓身上感觉不出任何攻击力,是十分温和的那种,他摇头道“不不,陛下,如果想要继续做生意,就要诚信,我希望陛下归还借债以及利息,并且付清所有贷款。”

    腓力四世看着朱慈煓,静了一会儿,道“我可以将非洲的一块地方……”

    “我们对非洲不感兴趣,我们希望陛下能够履行契约。”朱慈煓道。

    腓力四世看着朱慈煓,没有说话。

    西班牙面临的情况很不好,葡萄牙,荷兰,瑞典等纷纷独立,这场战争持续的太久,让西班牙国力大损,最重要的是,他们与法兰西的战争并没有停。

    西班牙,已经支持支持不住了。

    同时,在海上,尼德兰,也就是荷兰,针对西班牙商船的劫掠越来越频繁,让西班牙得不到殖民地的输血,越发的交困。

    这个时候,他们需要明朝的帮助,但也要保住海外的殖民地,西班牙,损失不起。

    腓力四世很清楚,他们没有能力保护巴拿马以及美洲了,明朝的舰队不断在巴拿马聚集,人数已经有五万多,随时可能发动对他们的攻击。

    “殿下,我希望我们能用和平的方式解决。”腓力四世道。

    朱慈煓从容微笑,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想陛下一定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腓力四世看着朱慈煓,认真的道“殿下,我希望与贵国保持更亲密的关系,联合舰队应该发挥应有的作用。在军事上,我们也应该相互支持。”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